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家的消息网不如尚家分布的广,这一点严盛很清楚,更何况严家里,并不是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这四年,严承池在财团里累积了不少的人气,他一出走,财团上下有不少人都开始面和心不合的跟严盛作对。

    严盛光靠自己培养的那些人手,想要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人,比大海捞针还难。

    只能指望尚凌司帮忙。

    可尚凌司这个人,他总觉得看不透……

    “你让人继续盯着严承池,不能有半分的松懈,另外,继续催尚凌司,还有让人留意他有没有跟杨家的人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严盛警惕的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尚先生不是在跟我们合作吗,他怎么会跟杨家的人有联系?”助手一怔,严盛这句话,是在怀疑尚凌司了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要是真的甘居严家之下,我或许会真的相信他愿意跟我合作,可他狼子野心,我担心,他会反咬我一口,小心驶得万年船,现在最重要的,是先把人找到,至于尚凌司,我迟早会一块收拾了!”

    严盛眼里,掠过一抹狠戾的光色

    “唰”严承池的车子,在一处大宅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他率先从车子里迈了出来,才绕到副驾驶座,替夏长悦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严家的老宅?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从车里钻出来,一看见眼前破旧的大门,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这里比杨家祖宅的外围看起来还有破旧,当初她刚到杨家的时候,越往里走,只觉得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可如今被严承池牵着走进严家的老宅,却只感觉到了浓浓的悲凉……

    那种被荒草掩埋的繁华,透着一种落败的悲颓。

    杨家是刻意掩盖锋芒,而严家的老宅,是实实在在被遗弃了,就连原本的水泥路如今都快被疯长的野草掩盖了。

    房檐上,还能看见破败的蜘蛛网。

    如今这里,半丝人气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给我们的地址,还有多远?”夏长悦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跟在严承池后面,为了防止有蛇虫鼠蚁,严承池一直牵着她走,警惕着四周。

    他侧脸完美,此刻,透着一丝不苟言笑的严肃,想必是看见眼前的场景,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就在严家老宅的附近,从这里过去更近。”严承池话落,带着夏长悦穿过老宅的院子,从一处不容易发现的地方,出了严家老宅。

    他们出了严家老宅,就走到了一条步行街上。

    熙攘的人群很热闹,周围的小商贩正在热情的推销着自己的货物,这里已经是街道的尽头,周围全是风格一模一样的居民楼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给的地址,就在这里。”严承池牵着夏长悦,就朝着旁边的一幢阁楼走过去,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对照着门牌号,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,将夏长悦护到身后,才伸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房间里,蓦地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,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人!”夏长悦眼睛一亮,刚要说什么,就见严承池已经迅速抬脚,将房门给踹开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