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倒是易海音,好事被打断,估计气得连吃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看见从严承池冒出来的夏长悦,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档突然出现,就是给他添堵的?

    他是招谁惹谁了……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快点让开,你要捂死我了!”被窝里,一道不满的声音,突然传出来,下一秒,就见颜灵伸手掀开被子,郁闷的看着易海音。

    他们又没有脱衣服,他干嘛突然拿被子捂她?

    她没走光,倒是差点被他捂死在被窝里了。

    旋即,颜灵看见房间里同时出现的严承池和夏长悦,也微微怔住了。

    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,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,“你们突然来突击检查了?我们真的没干坏事。”

    易海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倒是想干坏事,可是没机会!

    好不容易打着带颜灵来玫瑰庄园故地重游的旗号,正想着两个单独相处,可以好好的培养培养感情,这下感情没培养出来,培养了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“灵儿,我们是来……我们……”夏长悦张了张嘴,想要解释,结果才发现,严承池也一直没有告诉她,他们是来这里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着急去严家的老宅找人吗?

    “你的车停在哪里?”严承池脸上戏谑的表情收起来,正色的看向易海音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眸光微微闪了闪,像是知道严承池可能有别的安排,顾不上赌气,径直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在停车场,不过我的车,恐怕很容易被认出来,我倒是知道,这里有送花的车,会在半个小时之后,一起离开这里,去给市里的权贵送新鲜的花卉。”

    专门送花的车,意味着车子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,而且每天大批量的进出庄园,就算有人看见,也根本察觉不到异常,只会当作正常的工作。

    就算察觉到异常,这么多运送花卉的车,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出去,真要跟,严盛的人只怕也是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“送花的车在哪里?”严承池眯了眯邪眸,迅速的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在庄园的后面,找这里的工作人员带路,就能及时赶过去。”易海音也不含糊,指了一条明路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想将严承池跟夏长悦送走,继续跟他的灵儿你侬我侬,谁管他们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个交给你处理。”严承池抬手,就自己的车钥匙丢给易海音,然后转身就牵着夏长悦离开了。

    本能接住车钥匙的易海音,顿时想要爆粗口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交代给工作人员的事情,严承池就非得要在这种时候交给他吗?

    摆明了在给他找事!找事!

    “易海音,池少跟你说了什么,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?他跟小悦悦是打算做什么吗?会不会有危险?”颜灵从被窝里爬出来,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他们进来的比较早,她身上的衣服很整齐,但是小脸在被窝里闷了好一会儿,有些红扑扑的,像是快熟透的苹果,诱人采撷。

    眉头却因为担心夏长悦,紧紧的皱着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