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消息是尚凌司给的,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是不是的多带一点保镖?万一他不安好心,想要设什么陷阱。”夏长悦警惕的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嘴角勾起笑,满意的捏了捏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见她对尚凌司还这么不信任,莫名就乐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凭一个尚凌司,还要不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能带太多人,否则一旦离开杨家的地界,就会引起严盛的注意,到时候人还没有找到,就会暴露了行踪,反而会像上次一样,关键时刻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给他爷爷的律师招来杀身之祸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们还得先给严盛演一出戏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夏长悦看着明显跟纸条上地址不一样的方向,有些愣住的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对上她错愕的目光,严承池如墨的黑眸氤氲出一抹戏谑的光芒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摘玫瑰花。”严承池话落,将油门一踩,车子就如同离弦的箭矢一样,朝着前面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子后面,隐晦跟踪的一辆车见状,以为自己被发现了,要被甩掉,连忙飞快的提速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等严承池的车子停下来的时候,跟在后面的人才发现,他们来的地方,居然是市最大的玫瑰花培育庄园。

    严承池的车子,就停在庄园的门口,而车子上的严承池和夏长悦,已经随着工作人员,朝着庄园里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私家侦探,是没有身份继续跟进去的,连忙拿出手机给严盛打电话

    玫瑰庄园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一直牵着夏长悦,十指紧扣,看见路边好看的花,还会摘一朵,别到她的耳旁,闲适的样子,就像是真的来踏青采花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前面,庄园的工作人员一听见来的人是池少,话都不敢多问,就恭敬的带着他们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一处安静的院子前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,易少爷订的房间,就是这里了。”工作人员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才微微颔首,牵着夏长悦就朝着房间里走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们突然杀过来,不跟易海音他们打声招呼就闯进去是不是不太好……”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严承池就已经伸手推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特意带着颜灵出来散心,趁机索取福利的易海音,才刚低头亲上娇妻,房间的门就被大喇喇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身体猛地一僵,下一秒回过神,连忙扯过被子,将颜灵团团的围起来,才扭头瞪向从门外进来的严承池跟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有合理的解释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易海音的脸色,顿时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“易少爷,大白天的火气就这么旺,对身体不好吧?据我所知,孕期三个月,不适合做剧烈运动。”严承池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,戏谑道。

    他们推开门之后,还特意等了几秒钟才走进来,就是给足了易海音反应的时间,根本不用担心会看见什么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