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想也不想的伸手推开门,往里走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病床前,就先看到了扑在夏华身上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脚上的伤口还流着血,纱布有些散开,却没有重新包扎,衣服褶皱,就连头发也是散乱着的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画面,夏长悦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,杨木雅从来都是端庄淑雅的,她会这么失控,只怕夏华已经……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夏长悦刚开口喊了一声,就哽咽的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刚要上前,就见杨木雅止住哭声,缓缓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爸爸他……他醒了……”杨木雅嗓子干涩的说道,脸上的泪痕,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娇小的身体一怔,旋即,瞪大了眼睛,涌到眼眶的泪水还来不及落下,就凝固住了,大眼睛眨巴眨巴,不敢置信的看着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刚才说什么?她爸爸不是死了,是醒过来了?!

    夏长悦像是彻底被定住了,半响都只是站在原地,靠在严承池的怀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才连忙一个箭步冲上前。

    看清病床上,正睁开眼睛,双眼含泪看着她的夏华,脑子里,像是一瞬间被人抽掉了所有的画面,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就连耳朵也像是失聪了,什么都不听见,只剩下嗡嗡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长悦张了张嘴,想要喊一声爸爸,可张开嘴,却不敢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沉浸在美梦中的人,害怕自己一出声,梦境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四年多了,随着夏妈妈的离开,夏长悦已经开始觉得,哪怕她爸爸醒不过来,要一直靠着呼吸器生存,但是只要他还活着,对她而言,就是上天的恩赐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敢奢望,有一天,他真的能清醒过,睁开眼睛,再看看她这个宝贝女儿……

    可等她真的看见夏华清醒过来的这一刻,惊喜来得太突然,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来愣着做什么,快过来,让你爸爸好好看看你。”杨木雅看见夏长悦呆滞的样子,原本激动的情绪,才缓缓的平复过来,朝着夏长悦招手。

    夏长悦抬头看了看她,又扭头看了看夏华,隔了大约半分钟,才像是突然间醒过来一样,朝着病床就扑了过去,伸手抱住夏华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,从眼眶里滚落,却跟刚踏进病房里,完全不一样的心境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脸紧紧的贴在夏华的胸口,一瞬间哭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不停的喊着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夏华眼眶发红,眼角的泪光闪烁,终究还是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转,想要抬手去摸一摸自己的宝贝女人,半响,还是只能动一动手指。

    夏长悦沉浸在激动中,等她回过神,才猛地想起什么,转过身,就朝着身后看过去,对上严承池深邃的黑眸,连忙上前将他拉过来。

    拉到夏华面前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还记得他吗?他是严承池,当年的事情,其实一场阴谋,这么多年,他一直很爱我,我也很爱他,我们和好了,就等着你醒过来,给我们主持婚礼。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