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悦悦跟一个美丽叔叔吃饭,还说要当小公主的后爸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女儿真的是她亲生的吗?一定是充话费送的!

    “哥哥好厉害,给美丽叔叔点了好多辣辣的菜,把美丽叔叔都辣哭了……”小公主出卖了妈妈,还不忘夸奖哥哥。

    典型的爹控和哥哥的小粉丝,只有亲妈是捡来的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对上严承池吃人的黑眸,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正准备跑,严承池已经伸手揪住她的衣领,像拎小鸡一样,将她拎到自己面前,然后吩咐金特助先带瀚瀚和茉茉上车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要当我女儿的爸爸?”严承池转身将夏长悦压到墙上,垂眸盯着她娇美的脸庞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没有!绝对没有,你别听茉茉乱说,我见尚凌司是有正事……”夏长悦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抹邪气的身影,正靠在不远处的墙面上,挑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到嘴边的话一下就顿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尚凌司走上前,像是看不见眼前的严承池,而是在周围扫了一圈,才慢悠悠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茉茉呢?她刚才亲了我一下,我都忘了回吻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让我女儿亲他?”严承池黑眸一沉,眼底氤氲着吃人的魔魅。

    搂着夏长悦腰肢的手,用力的像是要掐断她的腰。

    她居然让他的小公主,却亲别的男人,还是亲尚凌司,她简直找死!

    “不是的,茉茉是故意整他,在他脸上留了一滩口水!”夏长悦看着脸色瞬息被阴霾覆盖,黑得可以滴出墨水了严承池,身体一僵,回过神,连忙开口。

    再不解释清楚,她怕严承池会被刺激的直接掐死她!

    闻言,两个男人都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严承池脸上的阴霾散开,尚凌司的脸却黑了。

    他就说那个吻怎么怪怪的……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女儿的口水你都这么喜欢,你有病?”严承池满意的搂过夏长悦,如墨的黑眸,冷冷的睨了尚凌司一眼。

    尚凌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回过神,严承池已经搂着夏长悦离开。

    一上车,严承池就将夏长悦按到了车后座上,低头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刚一动,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声音,不悦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敢推开我试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背着我偷偷跟别的男人见面这件事的,我先给你记账,再有下一次,我就直接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冤枉!

    她明明让司机通知他了,不然他怎么可能知道地址?

    而且,她是为了正事,怎么到了严承池的嘴里,就像她背着他出轨似的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正要开口告诉他关于严家律师的事情,被他强大的气场一震慑,脑子里就只剩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迎合着严承池的吻,直到他身上的怒火消了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离尚凌司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车上,前面还有人,他一定会将她办了!

    “我跟他真的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