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服务员深深的看了一眼尚凌司,见他没有说话,脸色怪异的拿着菜单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等菜都端上来,尚凌司才明白,刚才服务员离开前那个眼神,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眼前摆着的,不是加了重辣的菜,就是大补的菜!

    只怕现在所有人不是怀疑他那方面有隐疾,就是觉得他口味独特……

    “严舒瀚——”尚凌司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刚一转头,刚才还坐在他身边的小家伙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椅子上滑了下去,躲到了夏长悦的怀里。

    睁着一双黑漆漆却充满狡黠的大眼睛,得意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脸上的傲娇,就像在说,让你欺负小悦悦,想让小悦悦陪你吃饭,等下辈子吧!

    尚凌司顿时一口气噎在胸口,差点没把自己憋死!

    “瀚瀚还小,尚先生不会真的跟一个孩子计较吧?”夏长悦将瀚瀚抱进怀里,牢牢的护着他,警惕的看着尚凌司。

    像是在担心,尚凌司会不会真的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尚凌司瞪了她一眼,咬牙忍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真的揍这个臭小子,夏长悦只怕会跟他拼命,那他今天做了这么多,不就什么都白费了?

    尚凌司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剁椒鱼头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桌子上的才,看起来就这一道没那么辣……

    “噗!”尚凌司刚将鱼肉含进嘴里,整张脸就胀红了,下一秒,径直的将鱼肉给吐了,端起手边的水杯,就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刚灌了一大口,就发现他水杯里的水,不知道被谁换成了白酒!

    嘴里的辣味还没有消下去,一大口白酒的辛辣又涌了上来,呛得尚凌司眼泪都要飙出来了。

    愤怒的扭头瞪着罪魁祸首的瀚瀚,一双猩红的邪眸,像是淬了血一样,刚要说什么,就被呛得猛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被大小宝贝联手整蛊还不自知的尚凌司,突然有点同情他。

    她好像忘了告诉尚凌司,他们家的两个小宝贝,其实是两个爹控妈控的小妖孽……

    “剁椒鱼头是什么做的,你们自己尝尝味道!”尚凌司一回过神,立马让人将厨师给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厨师连忙将菜单递到尚凌司面前,才发现剁椒鱼头这道菜后面,还备注着几个字:要变态辣!

    变态辣!

    不止这道菜,而是瀚瀚点的每道菜后面,都加了这几个字!

    尚凌司只是尝了一道,那滋味就酸爽的说不出话,要是一桌子菜都尝下来,他还能活着走得出这道包间的门吗?

    “我的水也是你倒的?”尚凌司已经不去追究厨师的责任,而是扭头看向靠在夏长悦怀里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邪气的双眸,透着棋逢对手的警惕感。

    才几岁的臭小子,居然就能不动声色的整了他一顿,长大了还得了?

    “……”瀚瀚抿着小嘴,不承认也不否认,就是睁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,看着尚凌司。

    傲娇的小表情,就能把人给气死!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还要继续吃吗?不吃我要走了。”夏长悦看情势不对,连忙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