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好一会儿,才笑眯眯的开口,“美丽叔叔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正在喝水的夏长悦,终于憋不住,一口水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抱着瀚瀚,笑得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美丽叔叔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长相偏阴柔,原本很俊美的五官,因为他身上总透着一丝邪气,反而有些妖冶。

    一身的红色西装,更是将他身上这股妖冶的气息放到了最大。

    他刚才喝了酒,脸庞微微泛着一丝红,看起来,确实有几分魅惑,原本该是很迷人的气质,到了小公主的嘴里,就成了娘娘腔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叔叔还不够,现在又变成了美丽叔叔。

    夏长悦见尚凌司的脸色阴沉的像是要吃人,硬生生的忍住了笑。

    看见向来阴阳怪气的尚凌司在小公主手里吃瘪,像是她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,心情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被欺负,你很高兴?”尚凌司憋着一口气,睨了夏长悦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摊开手,一副‘是你非要见我的大小宝贝,被欺负了怪谁’的架势,将尚凌司噎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她是真的有两个孩子!

    尚凌司一直认定是夏长悦骗了他,如今真的看见两个鬼灵精怪的小家伙,活活被吓得半响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人居然连她有两个孩子都不知道,都是干什么吃的?

    光给他查正事,私事就不能顺便查一查?这么重要的消息,他居然现在才知道。

    看这两个孩子的样子,起码有三四岁了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蓦地想到什么,猛地抬起头,“这是你跟严承池分开之前有的孩子?也就是连严承池也不知道他有两个孩子?”

    如果严承池早就知道这两个孩子的存在,四年前应该就不会跟夏长悦分开。

    这四年,他们有没有联系,一查就知。

    严承池就算瞒得过尚家的眼线,也瞒不过严家自己的眼线,可他们谁都没有收到两个人有联系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就证明,严承池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真相!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没想到他会这么快联想到这些,一时有些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尚凌司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连严承池都不知道他自己当爸爸了,相比起来,他现在才知道,好像也不是多郁闷的事情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夏长悦一口气就给严承池生了一对龙凤胎,也真是够让人嫉妒!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笑我粑粑!”小公主一听见尚凌司的话,漂亮的小脸蛋一下就垮了,皱着小眉头,气鼓鼓的瞪尚凌司。

    爹控的小公主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这么多年没有照顾过你们,你为什么要喜欢他?”尚凌司突然被吼了一声,身体一僵,旋即垂眸盯着怀里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粑粑最爱小公主,会给小公主买好多好吃的。”茉茉扳着小手指头,就开始数严承池给她买过什么,小脑袋瓜别的记不住,记吃的却格外的溜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买更多好吃的,你别喜欢你爸爸,来喜欢我,怎么样?”尚凌司邪眸一转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