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太过吃惊,竟然也忘了躲,就呆呆的坐着,任由一只白嫩的小手,在他的脸上摸完,又好像不满意的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他被一个小女孩非礼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在脑海中闪过,尚凌司蓦地浑身一个激灵,顿时扭头看向眼前的小糯米团子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一看,眼前的小丫头确实有几分像夏长悦。

    大大的眼睛,小巧的鼻梁,粉嫩嫩的小唇瓣微微嘟着,鼓着腮帮子在看他,等着他回答。

    想起她刚才的问题,尚凌司微微一怔,鬼使神差的开口问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眼前的小丫头不止长相甜甜的,笑起来的样子,也像个棉花糖一样,软软甜甜的……让人的心一下就软乎了,舍不得对她大小声。

    “好吃的都喜欢,小公主不挑食的。”茉茉自来熟的往沙发椅上爬,坐到尚凌司的怀里,更加大胆的对他的俊脸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她不怕他?

    尚凌司皱了皱眉,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眼前的小丫头是严承池的女儿,就像是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,刚伸手拎住她的小衣领,想要将她丢下去,就见她扬起小脸,冲着他甜甜的笑了。

    晶莹的大眼睛里,像是蕴藏了星光,让他眼前的一切,都变得明亮纯净起来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手臂,一下就僵在了半空,半响,都抬不起手将她丢开。

    任由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丫头在他怀里捣乱。

    不止捏他的脸,还玩起他的发型,最后还扯他衬衫的纽扣……简直将他当成了大号的玩具!

    尚凌司被怀里的小公主彻底吸引了注意力,连问夏长悦到底是怎么回事都忘了。

    终于,包间的门,重新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服务员端着他刚才点的几道菜走了进来,浓郁的香味,立时吸引了他怀里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茉茉软乎乎的小身子一转身,就稳稳的在尚凌司的怀里坐好。

    那乖巧卖萌的样子,就像她刚才俏皮的样子,只是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漂亮叔叔,小公主要吃好吃的!”茉茉一张嘴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端上来的大闸蟹。

    用力的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看起来就好好吃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许叫我漂亮叔叔!”尚凌司低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有女人才会被人夸漂亮,他明明这么英气!

    尚凌司见怀里的小丫头不吭声,清了清嗓子,正准备严肃的纠正她的称呼,刚低头就发现她双眼专注的盯着眼前的大闸蟹,半点都看不见其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手正着急的扯着他的衣袖,让他给她夹螃蟹。

    尚凌司狭长的桃花眼一眯,眼底折射出一抹精光,“想吃这个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公主想也不想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许叫我漂亮叔叔。”尚凌司很果断的开出条件。

    要是让人听见,他的一世英名何在?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公主怔了怔,歪着小脑袋,眼睛终于舍得从大闸蟹上移开了,移到了尚凌司的脸上,像是在思考,不叫漂亮叔叔,要叫什么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