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尚凌司手上真的有那个人的消息,她就绝对不能让他去告诉严盛,否则他们找不到人事小,却一定会连累到那个律师。

    人命关天!

    “还有,你不是跟严盛联手吗,会这么好心的帮我?”夏长悦想起上次罢免严承池的股东大会,对尚凌司还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尚凌司既然已经跟严盛狼狈为奸,还敢到她面前演戏。

    “联手?你是在开玩笑吗?严家跟尚家只会是对手,永远不可能真正的联手,严盛想要借我的手铲除严承池,然后一调头,就会开始对付我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我会看着他坐大?”

    尚凌司在夏长悦面前,说话直接到夏长悦都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才皱眉,“你就不怕我将这些话告诉严盛吗?看着你们窝里反,对严承池也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我喜欢的女人,我愿意告诉你,就算被你出卖,我也心甘情愿,怎么样?有没有被感动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疯子!

    夏长悦在心里低咒了一声,眼角的余光瞥见正在一旁等她的司机,和严阵以待的保镖,眼底蓦地掠过一抹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知道怎么对付尚凌司了!

    “我说了我没空,我还有事,是急事。”夏长悦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你们想要找的人找不到,杨家企业也已经度过危机,你还能有什么急事?不想陪我吃饭,那我只好去找严盛陪了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作势准备拿手机,夏长悦连忙伸手抢过他的手机,很认真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有事,幼儿园的放学时间到了,我要去接我儿子和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身体一僵,狭长的桃花眼猛地一眯,眼底折射出一抹错愕的光芒。

    而后,才突然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拒绝人的理由,真的让我瞠目结舌,去幼儿园接孩子,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还是儿子和女儿……

    她看起来别说是两个孩子的妈,就算一个都不像!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,只是你认定我骗你,就要跟严盛合作,对我是不是不公平?”

    夏长悦想起他手上的那个消息,还是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“接孩子和陪我吃饭,并不冲突,我可以陪你去接,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圆谎。”尚凌司单手插兜,转身就朝着自己的跑车走过去,拉开车门,等着夏长悦上车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可以先陪你去吃饭,你把我们要吃饭的地址告诉我,我让司机去接孩子,直接带到我们吃饭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走上前,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听见她这么说,尚凌司更加认定了夏长悦在说谎。

    凭空捏造出两个孩子,就想让他知难而退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等你的司机将孩子接过来。”尚凌司干脆利落的将地址报出来,才带着夏长悦朝着海鲜馆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选择了海鲜馆最奢华的包间,很符合尚凌司一贯的做派。

    他要夏长悦点菜,夏长悦却一直说不着急,等孩子。

    她还真演上瘾了?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