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大小姐,前面在修路,车子可能有些颠簸。”司机回头恭敬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快到了,夏长悦正准备去幼儿园接两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听见司机的话,微微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时间来得及,不用赶,安全第一。”夏长悦说完,听见手机响,正准备伸手从包里拿手机出来,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,娇小的身子都朝着前方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额头撞到前车座,疼得低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没事吧?”司机紧张的回头问道,跟着后面的保镖车,也立时停了下来,进入警惕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怎么突然停车了?”夏长悦重新坐好,疑惑的抬头看向司机。

    不等司机开口,就瞥见他们的车前,一辆骚包的跑车,正挡在路中间,正好就是他们车头的位置,将去路全拦住了。

    驾驶座的车门打开,尚凌司邪气的身影,缓缓的走上前,就坐在自己的车头上,伸手摘下墨镜,抬头看她。

    明明隔着一段距离,可夏长悦就是看懂了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下车,他是不会将车子挪开的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让保镖上去赶人。”司机回过神,连忙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那几个保镖打不过他的,只会让他们白白受伤。”夏长悦沉吟了几秒钟,料定尚凌司这么客气的等她下车,应该不是要做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多半又是知道了什么事情,想要拿来跟她谈条件。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微闪,推开车门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刚从国外回来,现在正好有空,想请你吃饭。”尚凌司挑眉,从车头旁站直,狭长的桃花眼,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盛情,只不过你有空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着拒绝我,你应该知道,我向来不会白请你吃饭,我还准备了一个消息,你应该会感兴趣。”尚凌司走上前,站到夏长悦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伤害你,你应该很清楚,只是吃一顿饭,换一个消息,你很赚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眉心微蹙,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,拉开两个人的距离,“我说了,我现在没有空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木雅在找一个律师,而我知道那个人在哪。”尚凌司蓦地启唇,打断了夏长悦的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下就愣住了,错愕的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知道这些……

    而且如果尚凌司真的知道的话,是不是意味着严盛也知道了?

    夏长悦的眼底掠过一抹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既然要拿来跟你谈条件的消息,就不会提前告诉任何人,严盛并不知道,不过如果你今天拒绝我,我就很难保证,会不会心情不好,说漏什么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看穿了她的心思,慢条斯理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他伸手扯了扯领带,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身上的红色西装,将他意气风发的脸庞,衬托的异常邪气和鬼魅。

    薄唇噙着一抹似笑非笑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这个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?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?”夏长悦眯了眯晶莹的双眼,没有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