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病房里,不宜太多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就连夏长悦,也只跟夏华说了几句话,夏华还没有反应,就被赶走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妈的脚还有伤,让她留下来照顾我爸,她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你妈留下来,是最合适的,我相信她一定会希望你爸醒来,她是第一个看见的人。”严承池知道她的顾虑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低沉魅惑的声音,透着绝对的信服力,一下就抚平了夏长悦内心的焦躁。

    夏长悦靠在他胸口,伸手抱住了他健硕的腰身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要好好的。”夏长悦想起夏华刚才躺在病床上的样子,有些不安的道。

    杨木雅的痛,没有人能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否则也不会只听见护士说夏华有了反应,就激动到连自己的伤都忘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分开。”严承池强健的手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带着她就朝着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会分开。”易海音看着一直皱眉的颜灵,以为她也在担心,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谁担心我们了?我是担心伯母和小悦悦,我刚才听罗斯教授说,夏伯父虽然要醒了,可他成为植物人太久,就算是醒了,也不一定会没事,很有可能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话到一半,就伸手扇了自己一耳光,“呸呸呸!我想什么呢,坏的不灵好的灵,夏伯父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和夏长悦太期待夏华醒过来,根本没有人愿意去想罗斯教授说的另外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植物人苏醒,有可能是痊愈,也有可能只是回光返照。

    当初的车祸,让夏华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脏器都没有恢复过来,一旦清醒,身体机能维持不了正常的运转,他很快就会死……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颜灵就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她一个外人都觉得那么难受,杨木雅跟夏长悦怎么接受得了?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易海音心疼的抓住她打自己的手,拉到唇边亲了亲,才蹙着眉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不信命,但是遇见你之后,我信了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缓缓的从薄唇里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闻言,颜灵微微一怔,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孤独了二十多年,就是在等你,老天将最好的,留给了我,你命中注定就是我的。”易海音笑道,长指勾起她鬓边的发丝,挂到耳后。

    “所以,不要害怕,他们都会好好的,你和宝宝也会好好的,陪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易海音明白她在担心什么,颜灵单薄的身子,扑进他的怀里-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相比外面的嘈杂,安静的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杨木雅脚伤虽然没有伤筋动骨,但是外伤淤血却不轻,只能让护士推着她的轮椅,靠近夏华的病床。

    很快,就连护士都离开了,周围的都很安静,只有仪器的嘀嘀声。

    杨木雅抬起头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,哪怕这段时间天天看着他,却总也觉得,他跟二十多年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变得更加的刚毅,哪怕昏迷着,身上也透着成熟稳重的气息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