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阿噗!”夏长悦忍不住笑出声,连忙捂住嘴,不忍心看瞬间被戳穿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伸手捏了严承池一把。

    让他刺激易海音,这下好了,易少爷下不来台,估计两个人又得杠上了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骗我?”颜灵听见夏长悦的笑声,突然回过神,丢下易海音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刚转过身,人就被他伸手抱住了。

    埋首进她的发间,低喃,“灵儿不生气,我心疼。”

    磁性黯哑的声音,透着一丝落寞,让颜灵一下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没有推开他,而是任由他牵着自己走到杨木雅面前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没事吧?”颜灵蹲下来,不放心的看着杨木雅裹着厚厚纱布的脚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伤,你怀着身孕,不要在外面吹风,是我让易海音不给你出门的,你不要怪他。”杨木雅拉着颜灵的手,就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示意管家先推她到客厅说话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的伤虽然不重,可医生交代了要静养……”管家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就见后院的位置,有护士匆匆的从里面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杨总,夏先生有反应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微张着嘴,像是听不懂一样,只是呆呆的看着护士。

    半响,才回过神,就激动的要从轮椅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牵动了脚上的伤,顿时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抬起头,夏长悦已经伸手扶住她了,母女俩对视的双眼里,全是泪花,不等杨木雅回过神,严承池已经上前,将她背了起来,朝着后院的病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也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夏华的病房,就安置在杨家后院的位置,单独开辟的医疗室,宽敞干净。

    白色的墙面,和头顶的白炽灯,将一切都照耀的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病床上,夏华削瘦的身体,还静静的躺着,双眼紧闭,各种医疗检测的仪器,都挂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罗斯教授站在床边,手上还拿着一本病例,在记录着仪器上的数据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确定是有反应了,手部有明显的握拳,正好被我看见,所以才通知你们过来。”罗斯教授看向杨木雅和夏长悦,目光落到杨木雅脚上的伤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受了伤,不适合照顾病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轻伤,正好要卧床静养,可以直接留在这里陪他。”杨木雅已经坐到轮椅上,想也不想的开口。

    严承池搂着夏长悦站在她身后,并没有开口反对。

    杨木雅等了这么多年,不管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此刻夏华的即将苏醒,对她而言,都像是老天给她的第二次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面对面的将误会都解释清楚,就算不能再续前缘,至少她一辈子的执念,也能放下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让她留在夏华身边,对她而言太残忍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坚持,那就留下吧,我会让护士陪你一起,你要做的,就是多陪病人说话,刺激他的神经中枢,或许,他用不了多长时间,就会醒。”

    罗斯教授话落,就示意周围的人都先出去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