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不是杨家上下都是一条心,她都要怀疑自己身边是不是出现叛徒了。

    “严盛向来多疑,这几次跟他正面交锋的人都是我,他必然会怀疑你是不是在准备什么,所以杨家外面,应该安插了不少眼线。”

    是他疏忽了,才会让严盛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就证明他找的这条线是对的,严盛当年,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才会急着销毁证据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不能急,得要先弄清楚人到底在不在严盛的手上。”杨木雅一脸凝重,不安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们好不容易才瞒住严盛的眼线,暗中查到了当年的线索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这么断了,一切就像又重新回到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杨木雅点点头,没有在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确定只是脚受了伤,杨木雅坚持不肯留在医院,而是办理了出院手续,回了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到门口,就看见颜灵站在门口,着急的朝外张望,看见杨木雅的车子靠近,激动的要上前。

    刚一动,她身边的易海音,就伸手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外面冷。”他声音充满磁性,黝黑的子瞳里,只有颜灵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去接伯母。”颜灵刚要走,易海音又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站在这里也可以接,他们很快就进来了。”一阵寒风吹来,易海音将外套脱了下来,裹到了颜灵的身上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不是他冷血无情,只是颜灵现在的情况特殊,她不能着凉。

    不让她离开杨家,也是杨木雅的交代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严盛的人就在杨家外,他们就要防着严盛会不会再起歹心,想要对颜灵下手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不爱你了……唔!”颜灵刚准备撒娇卖萌软磨硬泡,刚一张嘴,嘴就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灵儿,爱了就要一直爱下去,我不接受退货。”某个男人餍足,松开她的时候,杨木雅的轮椅都已经被到了大门外。

    他低沉的声音,透着一丝黯哑,格外的迷人。

    颜灵正被迷得晕头转向,一下子看见杨木雅,激动的推开他,就朝着杨木雅跑过去。

    易海音冷不丁被推了一下,刚想要站稳,就踩到了银杏树下的枯树枝,身体一晃,撞到了树干上!

    “易海音……”颜灵没有想到会将他推到,吓了一跳,连忙跑回他身边。

    看见她担心的小脸,易海音正准备说自己没事,就对上了严承池戏谑的黑眸,仿佛在嘲笑他居然被自己老婆嫌弃了……

    易海音俊脸一黑,眸光微闪,就伸手按住了自己的手臂,哀嚎,“灵儿,你不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着急要去接伯母,你怎么样了?很疼吗……”颜灵一脸慌乱的看着他,想要去检查的手臂,随即,像是突然愣住了,弱弱的抬起手,指了指他按着胳膊的手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撞到的手臂,不是另外一只吗?”

    易海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太着急了,居然没注意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