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条热闹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豪车缓缓的停在最边上,车门打开,杨木雅率先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一眼,才不确定回头问管家。

    “这里人这么多,你确定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大隐隐于市,这条街因为住的大部分是外来的打工者,鱼龙混杂,在这个地方,没有会去追问你的背景,想要藏身,就显得容易多了。”管家恭敬的解释。

    话落,才带着杨木雅朝着一条幽暗的小巷子里走过去。

    根据他们查到的消息,当年跟着严老爷子的那个律师,就藏身在这条巷子的最末端,那里可是最贫穷冷僻的位置。

    一个当时名震一时的金牌大律师,居然会在为严家鞠躬尽瘁大半辈子后,沦落到这种处境,不禁让人唏嘘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他们刚走进巷子里,低矮的自建楼上,外墙就脱落了一块石灰,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小心!”杨木雅身边的保镖眼疾手快的拉了杨木雅一把,才堪堪避过了扬起的浓灰。

    反应比较慢的管家,和走到前面的保镖,衣服全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都没事吧?”杨木雅回过神,担忧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这里太过偏僻破旧,再往里走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,夫人要小心。”管家一一询问过随行的保镖,确定大家都没事,才上前回禀。

    这条巷子很深,一眼望不到边的感觉。

    越往里走,光线就越昏暗,大白天的,头顶的太阳都像是照不进这里,巷子里的墙面,都是阴冷潮湿的。

    有种鬼气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木雅走在最中间,接着微弱的光芒,警惕着周围的环境。

    蓦地,她像是想起什么,抬头看向墙壁上被剐蹭过的苔藓,蹙起眉。

    “这个巷子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按理说,如果常住在这里的人,应该已经很熟悉了,不应该会再刮到墙面上的脏东西,可是你们看,前面的墙上,好像有很多新的刮痕。”

    这些刮痕,就像他们这种,大批人一起进来,还因为不熟悉环境,差点滑倒造成的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的脑子里,闪过一道白光,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担心有人比我先一步到这里了,快,你们不用管我,先去几个人,赶紧到巷子尽头,将人找到再说!”

    杨木雅的话落,管家像是瞬间明白过来,连忙吩咐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保镖先走。

    他们则尽可能的跟上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们走到巷子的尽头,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的打斗声,顿时,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!

    果真有人比他们早来了一步,那藏在这里的律师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顾不上多想,就一个箭步冲上前,一口气冲到了最末尾的破旧房子前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地上被打翻的桌椅,还有破碎的碗碟……

    “快,都进去找找,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人!”杨木雅沉声吩咐,刚准备往里走,眼前就晃过一道黑影,朝着她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小心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