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老爷英明!严承池恐怕还在洋洋得意,根本不知道,他们已经入了你的圈套。”管家一怔,旋即大喜,激动的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田美莹一直想要见老爷,说是易家取消合作的事情,对田家的企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,希望严家能帮扶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帮一个二流的家族企业?”严盛蓦地打断了管家的话,眼神里,透着犀利。

    “可是田美莹说她当初是因为听了你的话才会……”管家话到一半,蓦地反应过来,连忙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了,田美莹做的一切,都是她自己的主意,严家从来没有插手过,她要是想要敢往严家身上泼脏水,严氏集团有的是办法,让田家的产业,倒的更快一点!”

    闻言,严盛才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提醒田美莹,害了她的人,是颜灵,是她自己不中用,连个出身卑微的女人都斗不过,在豪门里,就只能被人踩在脚底下,要她要恨,就去恨罪魁祸首。”

    严盛眼神一暗,眼底掠过一抹对易家的恨意。

    这次严氏集团会闹出这么大的丑闻,跟易家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这笔账,他迟早会算回来!

    “对了老爷,还有一件事。”管家想起什么,神色微微一变,附到严盛的耳边嘀咕了两句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就见严盛的脸色变得肃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人还没有死?!”

    “是,据说杨木雅一直在暗中调查,似乎是察觉到什么了。”管家严谨的道。

    严盛手心一紧,眼神里,顿时充满了戾气,“让人盯紧杨家,有任何风吹草动,马上通知我!这件事,不能有任何的闪失,否则后果你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管家神经一凛,忙不迭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一消失,严盛身侧的手,就猛地握成拳头,手背泛起青筋,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老头子已经死了这么多年,当年的事情早就烟消云散了,杨木雅到底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他绝不会让她抓住任何把柄!-

    杨家祖宅里。

    “这次虽然是有惊无险,但也便宜了严盛,现在的头条消息,全是易海音和颜灵的,倒是让人忘了严氏集团布料出问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坐在沙发上,有些不甘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严盛的算盘,恐怕就是利用易海音的病例,来分散新闻的热度,不过他以为他能算计一切,却没有想到,反而将杨家的企业又推到了热搜,易海音跟颜灵能占据多久的头条,杨家企业就能占据同样的关注度,等严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走出丑闻的阴影,杨家的企业早就起死回生,这一局,还是我们赢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抱着夏长悦坐在一旁,玩着她白皙的手指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透着洞悉一切的精睿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好吗?”夏长悦听见他的话,不放心的看向不说话的颜灵和易海音。

    易海音在媒体面前的反应,很冷静,也很自然,根本看不出患病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