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之前参加活动的时候,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站在舞台上,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就更加证实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的病情不止是语言障碍,还有自闭症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待着,重复做让他有安全感的事情,才会让他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人围堵,他肯定会很想要逃脱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拉着他走,他肯定会跟着她离开……

    而只要易海音跟着她走了,哪怕只是离开记者的包围圈,他患病的事实,就再也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,丢下未婚妻跟别的女人走了,他跟颜灵的婚约,不是契约婚姻又是什么?

    到时候哪怕是颜灵哭喊着他们是真爱,也不会再有人相信!

    田美莹一想到这里,嘴角勾起一抹细不可察的弧度,透着胜券在握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海音哥哥,我的车就停在路边,你只要跟我走,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,不会有任何人能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田美莹见易海音稳稳的站着不动,以为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,更加清楚的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她的话落,易海音还是一动不动,反而低头,盯住她抓着自己的那只手,眉心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那反应,就像衣服上沾了什么脏东西,十分嫌恶的抬起手,将她的手给挥开了。

    “海音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妹妹,跟你也不熟。”易海音沉默了很久,开口的第一句话,就是跟田美莹撇清了所有关系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,田美莹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脸上就像是被扇了一个耳光,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记者们好像嗅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连忙将麦克风对准了田美莹。

    “田小姐,易少好像跟你并不认识,那么你之前在机场说的那些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一口一个海音哥哥,可据我们所知,易少爷是独子,并无兄弟姐妹,你是想要借机跟易家攀上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易夫人认定你当儿媳妇的消息,是易家承认的,还是你自己说的?”

    “田小姐,易少爷说他跟你不熟,你却这么着急的跑过来,是想要借机蹭头条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的问题,一个比一个犀利。

    田美莹还沉浸在易海音怎么会不跟她走,还能正常开口说话的震惊中,一时竟招架不住,被逼问的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拍我,跟我没有关系,我只是担心海音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想要借机上位吧?易少爷都说了你跟你没有关系,你还叫海音哥哥,不觉得自己脸庞太厚吗?”有人讥讽道。

    田美莹脸色一变,“不是的,我们从小青梅竹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易少爷是你的竹马,也要看看易少爷记不记得你这颗酸掉牙的青梅,倒贴上来破坏别人感情的女人,还敢这么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的音灵cp粉,忍不住替偶像反击道。

    “贱人不要脸!我家易少爷眼里明明只有颜灵,这里有你什么事?让你出来胡说八道博头条!”

    “她在机场的话,肯定也是胡说,易少爷说跟她不熟,谁知道她是哪根葱?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