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夫人,那个人的消息是好不容易才查到的,现在不能耽搁。”管家站在杨木雅身边,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看着独自去面对记者的易海音和颜灵,还是不放心,“你先照着线索查下去,把人找到再说,我先出去看看那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话落,就连忙往外走。

    严承池和夏长悦也紧随其后,跟着她一起出了杨家大门。

    大门外。

    从半夜蹲守到现在的记者们,一看见从外面走出来的人,顿时就像烧热的油锅里,溅进了一滴水,瞬间就炸开了。

    抱着麦克风和摄影机,就不停的往易海音和颜灵的方向挤。

    将他们团团的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易少爷,请问网上放出的病例是真的吗?你真的有语言障碍吗?”

    “易少爷,你从来不接受媒体的专访,是不是也跟你的病情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有人爆料就连你们的婚约,都只是契约婚姻,是为了掩饰你的病情,你们这样欺骗粉丝,有没有什么要解释的?”

    “听闻消息爆出之后,易家的股价已经跌到停板,你们齐齐亮相,是准备跟公众道歉,挽回易家的名誉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的问题接二连三的抛出来,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根本不打算给易海音和颜灵解释的机会,就擅自的打上了一系列的标签。

    易海音的病例,是切切实实的证据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的一点疑窦,都因为田美莹在机场的那一番话,而彻底失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不是要听易海音解释,反而认定了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,只是在等着他们出来道歉。

    易海音英俊的脸庞上,神色冷漠,他的脸色有些发白,像是不适应被太多人同时围在中间,只是伸手紧紧的将颜灵护在怀里,不让记者有机会碰到她。

    清冷的眸,冷冷的扫过在场的人,强大的气场,让周围喧闹的人群,瞬息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颜灵有些担心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别人感觉不出来,她却能感觉到,易海音的手在发抖……

    他根本不适应这样被人步步紧逼的环境。

    她心脏像是被人掐住了,疼得喘息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不懂易海音做错了什么,要被人这么逼迫,他只是生病了,并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为什么他得到的不是大家的关心,反倒是为了头条新闻不断的逼迫?

    他们不解释了,她不要他这样强迫自己去面对众人的审判……

    颜灵刚准备拉着他离开,忽然就看见田美莹从人群里挤出了进来,一下就冲上前,伸手抱住了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海音哥哥,你没事就太好了,我一直在找你,我很担心你……你不能面对这么多人,你快跟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田美莹像是看不见他怀里的颜灵,紧紧的抓住易海音的手臂,就想要带他离开。

    她问过医生,像易海音这样同时出现两种病症的病人,他能出现在公众面前,已经很勉强,更不用说开口正常的跟人交流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