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颜妈妈格外开明的道。

    她刚才打过电话到易家,从易夫人那里得知了易海音患病的原因,心里只有心疼,哪里能干出棒打鸳鸯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不,一挂了易夫人的电话,就急忙的给女儿打电话,叮嘱颜灵千万要照顾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以为你会比较担心我。”颜灵听见颜妈妈一口一个海音,心里酸得不行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是被人说成为了钱跟易海音契约结婚的女人,她妈妈一句话都没有安慰她,反而一直关心易海音,到底谁才是亲生的?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易夫人对她的关心,颜灵又平衡了。

    就当她跟易海音活了二十几年,突然换了个妈吧!

    颜灵挂了电话,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坐到床边,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给了易夫人,告诉她,他们现在都很好,让易总和易夫人都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易海音,告诉他这件事,就见易海音蹙了蹙眉,自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很帅?”易海音一睁眼,看见盯着他看的颜灵,立马无比自恋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嗯,很帅,帅惨了,帅到现在楼下有一对记者围在门口,等着想要看看你帅气的脸。”颜灵将手机递到他面前,打趣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微微一怔,从她手上接过手机,也顺势将她卷进怀里,从身后抱着她,在她的侧脸上亲了一口,才满意的低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看见手上的新闻,子瞳猛地一缩。

    他没有开口说话,颜灵却感觉到了,他抱着她的手臂在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勒得她有点疼。

    颜灵轻轻的咬着唇,没有喊出声。

    只是等了好一会儿,等他的情绪恢复平静,才试探性的开口,“易海音,我陪你下楼,去面对那些记者好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好了,你没有语言障碍,也没有自闭症,我们不是契约婚姻,我们连宝宝都有了,造谣的人,不就是想要看见我们手足无措心虚的样子吗?我们偏偏坦荡荡的去面对!”颜灵转过身,认真的看向易海音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确定,易海音的语言障碍是不是真的痊愈了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次,正好可以让他彻底走出语言障碍的阴影……

    “灵儿,你真的不介意吗?我有病。”易海音清冷的子瞳,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,垂眸定定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很冷,摸在颜灵脸上的时候,颜灵都忍不住缩了缩。

    下一秒,伸手抓住他的手,紧贴着自己的脸庞,“那你呢,我曾经有过ptsd,你会介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易海音想也不想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自己微微一愣,旋即,像是明白了颜灵的意思,伸手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深爱一个人,又怎么会计较她的过去……

    他担心的,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灵儿不介意,任何人的诋毁,他都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易海音很快就牵着颜灵出了房间,下楼。

    刚走到客厅里,就看见电视上正报道着跟他们有关的新闻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机场的田美莹,被一群记者围在中间采访……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