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闻言,瀚瀚小脸上透着失望。

    等他长大,还要好久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就想喊小媳妇了肿么办?

    瀚瀚满眼纠结的看着颜灵的肚子,易海音却高兴的笑了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少了个跟他抢女儿的情敌,走上前,就伸手将颜灵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灵儿,可以放心生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颜灵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少,颜灵小姐,杨总说这次要感谢易家和两位的相助,问二位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,让管家先备上,晚上可以好好庆祝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身边的助手,走到休息室外,恭敬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,严氏集团被狠狠的打击,恐怕短时间内都阻挡不了杨氏企业的崛起。

    严盛的算盘注定要落空。

    杨家欠了易家这么大的一个人情,杨木雅却没有提别的条件,只是让大家聚在一起吃顿饭,是没有将易海音和颜灵当成外人。

    “你妈怎么就没有问我想吃什么菜?我也是功臣。”严承池走上前,抱住夏长悦就抱怨。

    下巴抵在她的肩上,看着一脸嘚瑟的易海音,他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平衡呢?-

    严家的庄园里,此刻是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严盛躺在床上,刚喝了几口鸡汤,就气得砸了碗。

    “老爷,身体重要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就让他们赢一次,就凭一个杨家,怎么可能撼动得了严氏集团?”

    管家在一旁,着急的劝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放心,布料的事情,已经证实,只是我们的配方出了问题,只有这次批量生产的新布料有问题,又没有上市,所以并没有造成任何人中毒,已经第一时间将那批布料销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简单?!严氏集团旗下涉事的子公司全都被封了,品牌的名誉全毁了,就连我都要被叫去问话,这么大的亏,我怎么也咽不下!”

    严盛越想越生气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借着这次的事情,扳倒杨木雅,结果不仅没有让杨氏企业倒闭,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杨木雅他们现在,肯定在得意的看着他的笑话吧?

    “这件事,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严盛老眸微眯,眼底掠过一道危光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跟我说过,易海音有语言障碍?”严盛想起什么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“是,病例上记录的清清楚楚,易海音不止有过语言障碍,还曾经有过轻微的自闭症,前段时间还因为发病,将自己关在易家别墅里,谁都不愿意见。”

    管家将查到的消息,一一汇报。

    “有证人吗?”严盛蹙眉。

    “有,易家上下虽然消息捂得很严实,可是架不住外人透露消息,我们这次能查到这些资料,都是因为田家的大小姐,田美莹,这个女人似乎喜欢易海音,不过易海音却宁可选择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女人,都不选她,因爱生恨,得知我们在打听易海音的消息,就主动的将资料送到了我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管家笑着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盛蓦地一震,嚯的抬起头,沉声怒吼,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怎么没有告诉我?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