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而且当时夏长悦就在场,她自己毫发无伤,却让易海音的未婚妻流产了,他们之间想要再合作,只怕难了。”

    助手说完,严盛的嘴角缓缓的勾起笑。

    “很好,只要能让易家撤出资金,我倒要看看,杨木雅还怎么能带着杨家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这次是连老天都帮我们,不费吹灰之力,就破坏了他们之间的联盟,看来严家注定是小少爷的,严承池就是想再多,都只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管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严默的儿子,也配跟我的孙子比?我一定要证明给严家的列祖列宗看,我严盛和我的子孙,才是最适合接手严氏财团的人,老头子当年不选我,是他有眼无珠!”

    严盛讪笑着,脸上露出得意到狰狞的神色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的握着摇椅的扶手,手背青筋泛起。

    带着浓浓的不甘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不远处,传来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严盛紧张的抬起头,看向草坪。

    就发现正在给严立顺训练的教练,被揍倒在地,正伸手捂着眼睛,朝着严盛的方向走过去解释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小少爷性格太暴戾,他的年纪还小,恐怕不适合再进行格斗训练……”教练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严盛的脸色沉下来。

    连忙松开捂着自己眼睛的手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失误,没有躲过小少爷的拳头,小少爷打属下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自己活该,就管好自己的嘴,你被开除了,还不快滚!”管家冷冷的呵斥了一声,就将教练赶走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不必放在心上,小少爷还小,淘气一点是正常的,现在的教练都喜欢夸大其词,显得他们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严盛冷哼了一声,才朝着严立顺伸出手。

    刚才打了人正在害怕的严立顺,原本以为自己会挨骂,没想到,严盛居然不打算责怪他,立时又挺直了腰杆,朝着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挥舞着手上的拳套,讨好着严盛。

    “等顺儿练好了拳,就帮爷爷将所有的对手都打跑,我来保护爷爷!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真是孝顺,又有魄力!”管家的话落,他身边的助手也连忙的附和。

    闻言,严盛才满意的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,我的顺儿,果然不会让爷爷失望,爷爷就等着你长大,让你来保护爷爷。”-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高级病房,一片整洁纯白,床头的花瓶里,插着玫红色的康乃馨。

    花瓣上的露珠,折射出莹润的光点,如同在阳光下绽放着光芒的水晶。

    颜灵单薄的身子,正静静的躺在床上,漂亮的双眼紧闭着,脸上透着令人心疼的苍白……

    她恬静的睡颜,就像睡着的天使,永远不会再醒过来。

    白色的病床边,易海音颀长的身影,一动不动的站着,半响,像是不放心,又坐到床边,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,蓦地从外面推开,严承池一手抱着瀚瀚,一手牵着夏长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瀚瀚一看见躺在病床上的颜灵,就从严承池的怀里滑下来,朝着她跑过去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