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看见显示屏变得漆黑,才按着胸口,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光凭你也想跟我斗,你还太嫩了,不要高兴的太早!”严盛黑沉着脸,刚要从沙发上站起来,就听见楼梯口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小少爷你该睡觉了……”两个保姆追着不肯听话的严立顺,急匆匆的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客厅里的严盛,连忙恭敬的俯身问候。

    “老爷,小少爷他不肯睡觉,非要这个时候下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少爷不肯睡觉,是你们不会哄!严家留着你们还有什么用?都给我滚!”严盛朝着保姆吼道,下一秒,就有保镖上前,将两个办事不利的保姆给带离了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顺儿,来爷爷这里。”严盛看向自己的宝贝孙子,脸色瞬间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你怎么还不睡觉?你听爷爷的话,快去睡觉,等明天睡醒了,爷爷亲自送你去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我不去!你当初答应我,不会让严舒瀚和严舒茉有地方上学,可是我听说,他们的外婆,给他们开了一家幼儿园,他们比我还厉害,现在幼儿园里的人都笑我!”

    严立顺胖乎乎的身子,一屁股坐到地上,朝着严盛就吼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严盛一怔,旋即拧起眉。

    闻言,严盛身边的助手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是今天刚刚收到的消息,杨木雅收购了一家幼儿园,改成了公益幼儿园,也将她自己的两个外孙送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公益幼儿园?不就是一堆穷人待的地方,顺儿,那怎么能跟你的贵族幼儿园比?”严盛冷哼了一声,将严立顺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身份尊贵,是严家未来的继承人,动不动就哭,成什么样子?自己想要的东西,就得自己去争取,哪怕不惜一切代价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是不要严舒茉他们有幼儿园上,他们敢拦着我教训别人,还往我脸上泼墨水,我现在成了大家的笑柄,你要是不帮我教训他们,我就再也不去幼儿园了!”

    严立顺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一脸的不买账。

    他是严家的继承人,谁都不能不顺着他,他非要给那两个人颜色看看!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先上楼去睡觉,等爷爷想好办法了,就替你教训他们,好不好?”严盛伸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,耐着性子哄道。

    不见顾琳的影子,就问了身边的助手。

    “夫人出去玩了,说是有朋友的聚会,今天会晚一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助手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就被严盛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女人也凭叫夫人?如果不是看在顺儿的面子上,她连进我严家大门的资格都没有!警告她收敛点,照顾不好顺儿,我要她的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助手领命,才带着妥协的严立顺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严盛身心疲惫的坐到沙发上,就看见管家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,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老爷,查到了,易海音会答应跟严承池合作,是因为这个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