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”回应管家的,只有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管家想要再开口,就见杨木雅从楼上走了下来,径直的朝着他吩咐,“就用绿茶吧,他们都需要降降火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管家如释重负,连忙转身就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看见杨木雅下来,严承池和易海音同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朝着她微微颔首,等杨木雅坐下,他们才跟着坐下。

    “杨家的事情,易少爷知道了?”杨木雅一入座,就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也不扭捏,薄唇微启,“来的路上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杨木雅挑眉,对易海音这么直接的性子,倒是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哪有人偷偷调查了人家家里的事情,还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温馨气氛没有维持多久,杨木雅身边的助手,就匆匆的进了杨家。

    “杨总,刚刚收到消息,我们最后一个季度生产的料子,严氏集团拒绝验收,说是已经终止合作,让我们自行解决,可是这个天气越来越潮湿了,只怕再堆放下去,所有的料子都得发霉,还有,不少工厂已经停产”

    助手急得眼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当初跟严氏集团是签了合约的,违约金呢,让律师马上起诉他们!”杨木雅皱起眉,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已经告了,只是法院调解,恐怕也需要时间,更何况,当时因为严氏集团跟杨家的关系亲厚,合约上,一直没有很明确的规定双方的责任,就算判决下来,只怕能拿到的违约金,也是杯水车薪。”

    助手一脸沮丧的道。

    他们当初就是因为杨木雅是严氏集团的大股东,所以料定严氏集团不敢说翻脸就翻脸,才一直没计较合约上的漏洞。

    上一辈沿袭下来的习惯,一直保持着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一瞬间爆发出来,简直让人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那边呢?现在是谁在负责协商违约的事情?”杨木雅脸色微微一沉,准备亲自去见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严盛是存心打压杨家,想要逼我们交出股份,他不会让步的。”严承池淡漠的启唇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仿佛这样的局面,他早就料到了。

    杨家大部分的产业,都跟原料生产有关,其中最多的,是服装原料生产,包括布料和染料

    要说如今在这方面最专业的生产团队,杨家绝对是首屈一指。

    可坏就坏在,杨家自主销售的渠道很少,生产的大部分原料,都输送往了严氏集团的各个子公司,由严氏集团制成成衣,进行品牌销售。

    现在严盛釜底抽薪,直接将杨家的销售线切断了,杨家一下就乱了。

    “杨家的产业我一直不在乎,才会放任着不管,没想到会让严盛钻了空子!”杨木雅眼底迸发出幽光,不甘心的咬牙。

    闻言,一直没有说话的易海音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严盛想要用最短的时间,截断杨家的所有订单,一旦你们没有新的订单,资金链又跟不上的话,不出两个月,就会有公司开始宣布破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