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嫌丑。”易海音将她刚才的话,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画的那张,连口水都画了,我以为你专门挑我流口水的时候画!”说起这个,颜灵一下就激动。

    他画素描就画素描,不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吗?

    他就不能自动的忽略她不雅的画面,将她画的好看一点?

    画她皱眉的样子就算了,睡觉喜欢趴着就算了,就连她流口水,他都一点不修饰就画出来……

    易海音,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,太实诚的人,会没有老婆吗?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把那些丑的都没收,就给你留好看的就行了。”颜灵想到这里,连忙蹲下来,就准备将刚才的画,再重新看一遍。

    先让她筛查过没有丑的,再让他珍藏。

    “灵儿不丑。”易海音抓住了她的手腕,从她手上拿过画,连同着流口水的那一张,都收进了保险箱,重新放好,然后才拉着她回到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灵儿,不管怎么样都好看,你的画像,只能我自己看,都是我的宝贝。”易海音抓着她的肩膀,将她按在榻榻米上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深情的目光,仿佛变成了一汪深潭,只是一眼,就能让颜灵溺毙在里面。

    颜灵张了张嘴,想要再拿那些画,易海音已经牵着她,朝着书房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饿了,该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流口水的画……”真的不能还给她吗?

    好丢人。

    颜灵刚被易海音拉到餐厅,就看见摆在桌子上,像是满汉全席一样的菜肴。

    “少奶奶,这是夫人交代特意为你炖的汤,说是你胃口不好,喜欢吃那个就吃那个,不用勉强,但是汤得多喝点,你太瘦了。”管家站在一旁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颜灵心里一暖,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,易海音的父母会这么轻易就接受她。

    易夫人对她更是好的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她如果一开始还担心,易夫人是因为看在她怀孕的份上,才对她好,现在却已经完全没有了这样的顾虑。

    易夫人绝对是全世界最开明的婆婆。

    易夫人着急想要孙子,却从来不会勉强她,知道她胃口不好,吃什么吐什么,不会硬逼着她吃东西,而是变着法子做她能吃的。

    总念叨着小的顾不上,也得先顾好大的。

    医生曾经说过,这个孩子怀的不是时候,又出现过先兆性流产,要是她害喜的征兆如果一直不能减轻,很可能会保不住。

    颜灵当时以为衣服会很失望,甚至怪她连孩子都保不住,可易夫人当时的反应,她至今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她是那么的着急的抓住医生的手问,“那灵儿呢?她的身体没事吧?她吃了那么苦,孩子保不住就算了,大人要紧!”

    想到那一幕,颜灵忍不住眼眶发热,抱住易海音,蹭到他胸口嘟哝,“易海音,我上辈子肯定拯救银河系了,才会遇见你妈妈这么好的婆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什么鬼?她难道该说的不是遇见他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