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杨家跟严氏集团的所有合作,一夕之间全部被叫停了,严盛说,杨家现在已经将手上所有的股份转给了池少,自然就不能仗着大股东的身份,来获取跟严氏集团的优惠条件,倘若要继续合作,就要签订新的合约,否则,就算是违约,严氏集团也会终止跟杨家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管家神色惊慌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杨家自己的私人产业,在当初杨木雅打闹一场过后,就元气大伤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杨木雅一直没有用心管理,只是让那些产业不死不活的维持着,主要的订单,都是依靠跟严氏的合作。

    算起来,到像是严氏集团的下属分公司,处处以严氏集团的利益为先。

    如今严盛居然想到要自断手臂,来削弱他们的力量,真的是疯了!

    “严盛这个神经病!”杨木雅一听完管家的话,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怎么也没有想到,严盛居然能做出这么没有脑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他为了逼我们交出手上的股份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神色依旧淡漠。

    “损失的订单量很大?”

    “占了年订单量的百分之八十,可我们的主要订单量来自严氏集团,却未必就怕跟他们一刀两断,碍于两家的情分,我们杨家的企业一直为严氏集团提供的,都是最低收益和高质量的服务,离开了严氏集团,只要有足够的缓冲时间,我们不愁展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愤愤不平的道。

    相反的是,严氏集团看似家大业大,可蛀虫极多。

    一个不小心,找到的生产商不如杨家,整个集团的运作,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这才是杨木雅一听见严氏集团终止合作,就觉得严盛疯了的原因!

    “他想跟杨家来一场时间赛跑,只要短期之内,你们筹措不到这么大笔的资金,又找不到新的合作商,杨家的企业,就会接连的破产,严氏集团可能爆的危机虽然大,但是这么大的集团,真的有问题,一时半会儿也倒不了,他可以等收拾了杨家之后,在慢慢整肃集团内部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深邃的黑眸,微微转动,就将严盛的心思,摸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在s市,倘若严家跟杨家站在同一个战线上,自然是谁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可倘若非要在两家中间选一个战队,但凡聪明的人,都会选择严家。

    毕竟杨家已经退隐这么多年,就算复出了,杨木雅现在的主要心思也不在商场上,而是回归了家庭,这样的杨家,又怎么比得上如日中天的严家?

    “我倒是小看了严盛的气魄,他当年就一直扬言总有一天要打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打断了杨木雅的话。

    “在s市,你还能找到敢跟杨家合作的人?”杨木雅挑眉。

    “s市没有,但是g市有,易家的资金链,绝对不输给严家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他帮了易海音这么多次,也该让他这个易家的大少爷,展示一下他的实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