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小公主的脸都给他捏红了,连老师都不敢骂他,哥哥一生气,就从书包拿了一瓶颜料,放到了顾顺的桌子上,然后顾顺没有注意,打翻了颜料,自己就变成了大花猫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茉茉说的很含糊,但是严承池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的小公主被欺负,瀚瀚这个腹黑的小妖孽,替她出头,将严立顺给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只是让他变成了花猫?”严承池挑眉,看着小公主还有点红的脸蛋,像是觉得惩罚还是轻了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!哥哥可厉害了,顾顺从桌子前面站起来,哭着要去洗脸,结果哥哥还在地上倒了墨水,死胖子滑倒了,摔了个狗吃屎!”

    茉茉说到这里,双眼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眼里全是掩饰不住对瀚瀚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微微一怔,抬头看向坐在他们对面的瀚瀚。

    小家伙精致的小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,像个小大人一样坐着,黑漆漆的大眼睛里,掩饰不住那抹天生的狡黠。

    这确实像是他儿子会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瀚瀚的腹黑像极了严承池。

    不声不吭就能将一个人算计的毫无招架之力,严立顺去找他的麻烦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所以严立顺就让他爷爷将你们赶出了幼儿园?”严承池想起什么,又蹙起眉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的小公主刚才哭的那么伤心,严承池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,眸光立时变得幽暗。

    这果然像严盛的手段。

    恐怕将幼儿园买下来,找借口开除瀚瀚和茉茉,不仅仅是给他的孙子出气,更是在威逼他交出集团的股份。

    好让他全权的将严氏集团牢牢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对呀,那个坏蛋还说,只要他爷爷不点头,就没有幼儿园敢收我和哥哥,粑粑,我们素不素要没有幼儿园上了?”

    茉茉窝在严承池的怀里,可怜兮兮的问道。

    一双晶莹的大眼睛,眨巴眨巴,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严承池笃定的启唇,扭头看向管家,“去查清楚是怎么回事,另外,替瀚瀚和茉茉办理转学,在手续办好之前,暂时让他们留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池少。”管家恭敬的俯身,旋即下去处理。

    刚出去没有多久,就又匆匆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严盛来了,说是要亲自见见你。”管家站在客厅里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就算杨木雅不同意严承池和夏长悦现在结婚,可严承池这个女婿,是得到杨木雅认可的,杨家上下,都将他当成了主子来看待了。

    “刚欺负完我女儿,就敢上门,他胆子倒是大。”严承池深邃的黑眸掠过一道幽光,冷冷的启唇,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管家一愣,回过神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严盛很快就从门外进来了,像是刚从幼儿园回来,他的手里,还拎着一个书包,只是身边并不见严立顺的影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严承池恐怕都很难相信,向来注重自己威严的严盛,居然能为了一个孩子,不顾形象到这种程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