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一无所有,你还爱我?”严承池眯了眯黑眸,低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爱!我会一直爱你,活着就会一直爱下去,死了你也别想摆脱我!”夏长悦整个人都巴在他怀里,攥着他的衬衣领口,就霸道的吼道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告白,透着心慌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男人戏谑的声音,缓缓的在她头顶响起,“夏长悦,看不出来,原来你这么爱我,是不是没有我,就活不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,死了也要继续爱我?再说一遍。”严承池嘴角噙着戏谑的笑容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,妖冶的子瞳,绽放着异彩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刚才的伤心难过,都是装的?

    夏长悦红着眼,梗在胸口的难过,上不去下不来,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爱的男人不会这么没有用,不过是一个总裁之位,我就算离开严氏集团,也有能力养活你跟孩子,更何况,你不要忘了,我手上还有严氏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,你妈将这些股份转给我,不是让我自暴自弃的,你就算不信我,也要相信她的眼光,我可是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才得到她认可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他手上的股份,仅次于严盛。

    只要他手里握着这些股份,严氏集团所有的重大决策,他都有过问的权利。

    严盛要做什么,都得征询他的意见,就跟喉咙卡了一根鱼翅一样,恐怕就让他留在公司更难受!

    “……”所以,他刚才真的是在耍着她玩?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刚才抱着我哭着喊着要一辈子爱我的时候,我还是很感动。”严承池挑起她的下巴,低头在她樱唇上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再喊一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骗子!

    大尾巴狼!她居然还替他担心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要是有下辈子,我不要跟你过了,不对,我这辈子就不想跟你过了!”哪天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。

    她现在知道她儿子的腹黑像谁了!

    “唔!”夏长悦的抗议,全数被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货物出售,概不退换。”严承池加深了这个吻,直到将夏长悦吻得七晕八素,薄唇才缓缓的往下移,咬开了她家居服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们得多努力一点,替杨家留后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-

  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天际翻出鱼肚白的时候,夏长悦才终于逃出魔掌,眼睛一闭,就直接累得趴在枕头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她的光滑的背脊上落下一吻,将她抱起来,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替她清理干净,才重新抱回床上,让她能舒服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刚准备躺到她身边,就见床头的手机,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抓过手机,扫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,子瞳微微一眯,随意的披上睡袍,提步朝着阳台走过去。

    关上窗,确定不会吵到夏长悦,才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池少,果然不出你所料,严盛已经派人来联系,说是他们愿意出高价,收购你手上的股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