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粑粑,我跟哥哥有钱,你不要难过,以后我们养你!”两个小家伙高兴的跑下楼,从盒子里抱出自己的小猪储钱罐,就哗啦啦的将里面的硬币都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公主扑到严承池的怀里,仰着头,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身体狠狠一震,黑眸里,裂开一抹光,如同划破天际的流星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着散落了一地的硬币,又看了一眼,想方设法让他开心的两个小家伙,伸手都将他们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胸口如同淌过一股暖流,瞬间将他冰冷的心脏给温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可以帮你照顾小悦悦和妹妹。”瀚瀚绞着自己的小手指,有些别扭的嘟哝。

    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卡,递给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过年的压岁钱,还有你之前给我的零花钱,有很多钱,管家爷爷说,能养你了。”瀚瀚说着,抬头看了一眼严承池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脸,透着一股坚定,像个小男子汉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这点钱就想养我?”严承池看着他手里的卡,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,伸手将他们都抱起来。

    放到旁边的椅子上,然后挑眉朝着愣在一旁的夏长悦看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紧,连忙摆手,“真的不是我教的,这句话我本来准备自己说来着,谁知道他们比我快了,我正纠结着自己一会儿要说什么安慰你呢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他看起来真的很缺人养?

    让他们娘仨都抢着要包养他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我一会儿再跟你算账!”严承池睨了她一眼,才敛起眸,看向担心他的两个小宝贝。

    “爸爸只是暂时没有工作,不是没有事做,另外,爸爸有钱,不仅可以养活自己,还可以养活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公主还可以吃很多的蛋糕咩?”茉茉眼睛一亮,小脸蛋都变得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可以买漂亮的裙子咩?”茉茉大眼睛一眨巴,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把压岁钱还给小公主咩?那是要趁着小悦悦不注意的时候,买蛋糕吃的……”要不是哥哥说要养粑粑,她才舍不得拿出来。

    拿出来就不能偷偷买蛋糕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默默的捂脸,这绝对不是她亲生的,她没有这么贪吃。

    一顿饭,在极其诡异的气氛里吃完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一看见被严承池摆在最显眼位置的储钱罐,心里就瘆得慌,总觉得他是要找机会跟她算账……

    “管家,带瀚瀚和茉茉上楼洗澡。”严承池的声音刚落下,夏长悦就连忙自告奋勇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带他们去吧,管家一个人带两个不方便。”夏长悦刚转身,手腕就被人拉住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盯着她心虚的脸,薄唇微启,“你还得留下来安慰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一点都不需要安慰。

    夏长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小宝贝被管家带走了,而她则被严承池按到了椅子上,连带着,放在桌子上的储钱罐,也被移到她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