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身体一僵,旋即转过身,将她拥进怀里,用力的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我有你们就够了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早在四年前,他就不该以为自己还有家人。

    严盛现在对他而言,只剩下仇人一个身份了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一紧,刚要低头吻夏长悦,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眉心微蹙,还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牵着她的手,并肩而立,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们都是你一手提拔的人,我们都决定了,你要去哪里,我们就跟着你去哪里!”为首的一个部门经理,激动万分的开口。

    股东大会的结果,已经在集团总部上下传开了。

    一听说严承池即将卸任,数十名中高层的管理者,都不约而同的聚在一起,自发的要跟严承池共进退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跟池少共进退!”

    “池少的能力我们有目共睹,你替集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他们凭什么说走就让你走?”

    “凭池少的能力,迟早能再打一片江山,我们都相信你,愿意跟你一起从头开始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群情激动的同事,只觉得一股暖意缓缓的涌进心田,至少,这四年,严承池的付出,不是完全没有回报的。

    他的努力和能力,都得到了集团上下的认可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都跟着他离开严氏集团,恐怕严氏集团会迅速的出现问题,段时间内无法招聘到合适的中层管理员,很多项目都得停摆,到时候光是违约金,只怕都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夏长悦手心紧了紧,看向严承池,想要知道他决定。

    不管他做什么,她都会支持他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退出了管理层,却依旧是严氏集团的大股东,你们都不用跟我走,等着我回来。”严承池眼神平静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说出的每一个字,却都带着雷霆万钧的力度,不容置喙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等着他回来

    一听到这句话,在场的人都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一定会等着你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一样!”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离开总裁办公室的时候,夏长悦才扑到他怀里,仰着头,盯着他妖魅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会把他们都带走,然后将严氏集团整垮,出口恶气!”夏长悦孩子气的嘟哝。

    “严氏集团不是严盛一个人的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让这么多人给他陪葬。”严承池长指捏了捏她的脸颊,宠溺的道。

    严盛还不配!

    “东西都收拾好,走吧。”严承池刚准备让金特助进来拿东西,就听见门外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顺儿,你走慢一点,小心被摔着了!”是严盛的声音。

    语气里,透着掩饰不住的紧张和关怀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严立顺胖乎乎的身体,从门缝里挤了进来,看见偌大的总裁办公室,嚣张的朝着的办公桌的方向,就跑了过去,一屁股坐到属于总裁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还在这里?这里以后就是我的办公室,没有我的允许,谁都不许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