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我?”严承池嘴角噙着嘲讽的笑容,看着眼前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里,眼神冷漠,就像看着一个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江山没有了可以再打,没有了夏长悦,对他而言,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尚凌司这种人不懂爱的人,根本就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尚凌司被他噎的说不出话,眼神微微一变,很快就敛起眸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请问你现在可以投票了吗?”严盛一见他坐下来,立时追问倒道。

    就怕尚凌司会在紧要关头给他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见状,严承池嘴角的嘲讽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心怀鬼胎的两个人,居然也能达成合作。

    “我反对严承池再继续担任集团的总裁。”尚凌司将手上的文件,往前一丢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看着大屏幕上的反对率增加至百分之五十一,他嘴角轻扬,讥诮的扭头想要看严承池难看的脸色,却只看到了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严承池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西装笔挺,桀骜尊贵,妖魅的脸庞上,透着谁也看不透的光色,仿佛大屏幕上出现的结果,半点都影响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超过半数的反对票,我现在就正式宣布,立即终止严承池的总裁职位,在选出合适的总裁之前,将由我本人暂代。”

    严盛看着大局落定,老脸上闪过一抹意料之中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从座位上站起来,踱步走到严承池身边,伸手整理着自己的身上的西装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大伯,比你多吃几十年饭,就算你能力出众又怎么样?在大家族里,你依旧是个新人,新人最容易犯的错误,就是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“起码我还记得自己姓什么,严董事长可不要忘了才好。”严承池对上严盛得意的脸,妖冶的眸扫向尚凌司的方向。

    缓缓的站起身,挑眉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“不要得意的太早,小心乐极生悲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不等严盛开口,就率先提步出了会议厅。

    “池少!”

    会议厅里,不少人看见严承池离开,都纷纷都座位上站了起来,有些着急的开口喊。

    一个缔造了严氏集团神话的人,就要这么被逼离开集团,低迷的情绪,莫名的感染了在场的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脚步一顿,最后还是没有停留,就径直的出了会议厅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抵达严氏集团的时候,股东大会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呢?他在哪里?”夏长悦看见金特助,连忙着急的上前,伸手抓住他的手臂问。

    “池少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,严盛让他今天之内就离开严氏集团,池少知道你过来,特意让我在这里等,免得有人会不让你上去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的脸色也不好看,只是在夏长悦面前忍住了。

    他都这样了,还在担心她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鼻尖一酸,顾不上多问,转身就朝着总裁办公室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门打开,夏长悦刚要下去,就看见了斜靠在电梯旁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他正双手抱肩,淡漠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-

    ps:妖妖这几天都是边写边更,想要一口气看十章的小伙伴,晚上十点来看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