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瀚瀚黑漆漆的大眼睛瞥了她手上的衣服,小唇瓣抿了抿,“小悦悦买的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说了等于没有说呀。

    算了,她还是纠结吧。

    夏长悦好不容易挣扎着舍弃了几件,抱着实在舍不得不买的衣服,递给了旁边的导购员,转身刚准备去看小公主挑好没有,就见一抹软乎乎的小身影,朝着她飞快的跑了过来,噗通一下扑进她怀里,抱住她的大腿就开始哭。

    “呜呜,小悦悦骗人,戴着口罩没有碰见王子,碰见大坏蛋了!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夏长悦一愣,旋即紧张的低头,检查起眼前的小公主,见她没有受伤,才将她抱起来,抬头看向跟着小公主的保镖。

    不等保镖开口解释,夏长悦就已经看见了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顾琳,还有她身边的顾顺。

    不对,现在应该叫严立顺了。

    小胖子一看见茉茉,满是肥肉的脸上,全是讥诮。

    “胆小鬼,看见我就跑,是不是怕我一拳将你打成肉饼?”

    “呸!我看见你就讨厌,怕脏了眼睛!”小公主擦干净眼泪,扭头就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才不是因为看见他害怕的哭了,她是伤心小悦悦骗她。

    小公主要小王子,才不要这个讨人厌的死胖子!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夏长悦,你是嫉妒我儿子成了严家的继承人,而是你老公什么都没有,还要被赶出集团嫉妒我是吧?”

    顾琳走上前,指着小公主就破口大骂,“这么没有教养的小丫头,难怪严家不承认,我告诉你们,好好珍惜你们现在的日子,我看呀,你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!”

    “顾女士当了小三这么多年,还能这么底气十足的指责别人,你的教养,也真的让人叹为观止,我们过的好不好,似乎还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的底线就是自己的家人,她本来不想跟顾琳计较。

    可是她张嘴闭嘴就针对她的两个宝贝,让夏长悦瞬间就想起当初小公主的脸被严立顺捏肿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母亲,也难怪严立顺会变成一个嚣张跋扈的孩子,要是再不纠正他的三观,恐怕这孩子长大了,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严家倘若真的交到这对母子手里,在加上一个阴狠毒辣的严盛,那就真的是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,我是小三怎么了?我现在已经熬出头了,我儿子可是严家的继承人,就算我只能是顺儿台面上的养母,那也是身份尊贵!”

    顾琳恬不知耻的叫嚣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欺负小悦悦!”瀚瀚软糯糯的小身子走到前面,挡在夏长悦面前,怒视着顾琳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大眼睛,透着老成的光芒,身上尊贵的气息,更是严立顺怎么也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往哪里一站,商店里的气压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就是个小屁孩,你算什么也敢威胁我?我告诉你们,等今天严承池的总裁之位被罢免了,你们就等着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顾琳被瀚瀚瞪得往后退了几步,强撑着面子叫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