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睡吧,我在。”严承池温柔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离我远一点,不许碰我……”夏长悦分不清是白天黑夜,只是想到某人不止餍足的索取,本能的想要从他怀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今天是要存心气死他?

    严承池将她放到床上,见她麻利的钻进被窝里,刚准备跟着躺一会儿,就听见外面有电话声传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怔,旋即不甘心的咬牙,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将电话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听见了几句,眼神蓦地一变,薄唇紧抿着,“继续跟着他,看他想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将电话挂了,正准备转身的时候,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不是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蹙起眉,扭头看向夏长悦落下桌子上的手机,伸手拿过来,看着上面闪烁的来电显示,子瞳蓦地缩紧。

    迟疑了几秒,才将电话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居然敢挂我电话?你难道就不想知道,我为什么会找上你?”尚凌司不悦的声音,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等了几秒,不见人回答,皱起眉,“怎么不说话,怕我吃了你?你放心,我只是想要你陪我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又说了什么,严承池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说得更高兴,以为威胁到夏长悦的时候,毫不留情的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挂了还不甘心,总觉得胸口憋着一股闷气。

    他黑眸微闪,想了想,重新拿起夏长悦的手机,破解了她的屏保,打开了通话记录,给尚凌司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又默默删除了痕迹,才满意的将手机重新放下来,提步朝着休息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准备陪着她一起睡觉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另一边,一连被挂了两次电话的尚凌司,错愕的瞪着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今天是撞邪了吗?

    平时一提到严承池的事情,那个女人都会紧张的恨不得马上从他的嘴里挖出消息,今天居然一口气挂了他两次电话。

    她就不担心他会对付严承池,让他们腹背受敌?

    还是陪他吃顿饭,就这么让她难受,让她死都不肯来?

    一想到是后一种可能性,尚凌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,将手机紧紧的握在手里,像是要捏碎一样。

    “嘀嘀!”手机蓦地响了。

    看见给他发短信的人是夏长悦,尚凌司脸上一喜,迅速的点开。

    看见短信的内容,脸色一瞬间就黑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在说他恶心吗?

    “夏、长、悦——”尚凌司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车子已经备好了,我们现在是要去餐厅吗?”身边的助手将车子开到他身边,照着行程询问道。

    一提起吃饭,尚凌司立时就想起刚才那条短信,狠狠的瞪向助手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肉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!回家!”尚凌司坐进车里,气不打一处来,气都气饱了,还吃什么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这是严盛刚刚让人送来的东西,说是一定要亲自交到你手上。”助手想起什么,蓦地将一份文件,递到尚凌司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