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可素小悦悦说你是怪蜀黍,老师有说,小盆友不可以跟怪蜀黍讲话,怕怕!”茉茉抱着手机,一本正经的跟尚凌司聊天。

    茉茉的语言能力很强,从小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小人精,她平时说话没有那么口齿不清,今天像是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爸爸的情敌,还没有见过面,就格外的针对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怪蜀黍!”尚凌司的脸又黑了。

    被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孩子喊怪蜀黍是什么感受?

    有人见过他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怪蜀黍吗?

    不过听见小丫头一口一个“小悦悦”,倒是让他稍微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称呼,应该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粑粑是谁?”尚凌司又问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手机开的是扩音功能,她也能清楚的听见尚凌司说的每句话。

    听见他问起严承池,她眉心微微一蹙,低头看着眼前小小一只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“粑粑是……”茉茉抱着手机,笑眯眯的开口,一句话拖得很长,连夏长悦都跟着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猜!”茉茉语气一变,吐出两个字,格外的无辜和俏皮。

    夏长悦几乎能想象到,尚凌司在电话那头被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忍不住噗呲一下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是故意的?”尚凌司差点被气得吐血,回过神,立时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许你凶小悦悦!”尚凌司的话落,电话那头,顿时又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回,是个小男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且这护短的态度,这霸道的口吻,他怎么觉得这么像严承池?

    尚凌司有些神经错乱的伸手揉了揉眉心,正要开口说话,就发现电话已经被人挂了。

    是刚才那个小家伙?!

    -

    总裁办公区的楼道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,再看身边绷紧了小俊脸的瀚瀚。

    “瀚哥哥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小心手抖,就挂掉了,少跟智障讲话,对身体好。”瀚瀚将手机放回夏长悦的口袋里,脸上没有半点愧疚。

    那句‘手抖’更是说的脸不红气不喘。

    像足了严承池吃醋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他到底是孩子,一说谎,耳根就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怕被夏长悦发现,拉着茉茉就往前面走,径直的进了严承池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瀚瀚茉茉,等一下!”夏长悦看见进了办公室的小公主,想起什么,神经一凛,连忙冲上前。

    可等她进了总裁办公室,就发现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茉茉已经兴奋的高喊着“粑粑”,然后扑进了他怀里,抱着他的大腿在告状。

    将刚才有男人给她打电话的事情,汇报的一字不漏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可聪明了,都没有告诉他粑粑是谁,可以奖励蛋糕咩?”茉茉蹭在严承池的怀里,一双晶莹剔透的子瞳里,全是期待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你要答应我,以后要是再有男人给你妈妈打电话,你就大声的喊出爸爸的名字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脸庞上,掠过一抹阴沉的光色,妖冶的子瞳扫了夏长悦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