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看见散落砸地上的照片,章梦雪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眼神里,闪过一抹震惊,旋即抬起头,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忘了,当初是你让我负责小少爷和小小姐的安全,我那天是跟着他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通知我的时间,却比车祸发生的时候,晚了半个小时!”严承池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,眼神里,掠过一抹杀意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那半个小时,你眼睁睁的看着车祸发生,你当时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池少……”章梦雪被他看得心里咯噔一下,连忙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是从哪里来的,可是你要相信我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,我也绝不会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证据就摆在眼前,你要怎么告诉我,你没有做过?”严承池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,提步走到章梦雪面前,半蹲了下来,垂眸睨着她惊慌失措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替严盛做事的,从后来被他收买,还是从一开始,你就是他安插到我身边的眼神?这四年,有关我的消息,是不是都是你透露给他听?亏我这么信任你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蓦地伸出手,掐住了章梦雪的脖子,用力的将她拉到自己面前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信任?想要我儿子女儿的性命,嗯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池少,你信我……没有想过伤害你……”章梦雪被他掐的说不出话,只能瞪大了眼睛,双手用力的抓住了严承池的手臂。

    胸腔的空气越来越稀薄,章梦雪难受的憋红了脸,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严承池的桎梏。

    对上他嗜血的目光,只觉得自己在劫难逃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角蓦地滑下一滴泪珠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严承池手一甩,只差一口气的章梦雪,就被甩到了地上,伸手按着胸口,用力的咳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秒,错愕的看向突然放过她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早就知道瀚瀚和茉茉不在车上,为什么不告诉严盛?”严承池背过身,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落地窗,眼神氤氲着复杂的光芒。

    章梦雪当时既然在现场,被他的人拍到,那她就应该能看见,瀚瀚和茉茉并没有上那辆车。

    可从头到尾,章梦雪既没有出手阻止车祸的,也没有说严盛事情的真相,而是让严盛认定瀚瀚和茉茉都死了,放松对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严承池想到这里,转过头,看向跪倒在地上的章梦雪。

    从工作的角度而言,她确实是个非常称职的秘书。

    她话不多,做事很有分寸,又懂得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交给她的办事情,严承池从来都不需要过问,她就一定会办得妥帖。

    这四年,她在他的身边,跟金特助两个人,就像他的左膀右臂,也是他能全新信任的人,可一场刻意设计的车祸,不仅牵扯出了严盛,还连章梦雪也牵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就在车祸现在,却眼睁睁的看着车祸发生,严承池也不会相信,他身边的人,都被严盛动了手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