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替这个孩子算计好了一切,就想着扫清所有障碍,铺平了道路让他的孙子继承严家的家业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已经撕破脸,严盛知道他永远不可能收养严立顺,自然按捺不住,自己接回去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也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跟严盛撕破脸,也是为了逼严盛这么做,只有让严盛清楚,他已经知道了一切,严盛才会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既然无论发生什么,他不可能收养严立顺,严盛就不会对瀚瀚和茉茉下手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会让他对付严盛的过程变得艰难一些,可他不想拿两个小家伙冒险,万一棋差一招,他要失去的,是他失去不起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严盛担心自己的孙子,越是着急着接回去,就越是容易将把柄留在他手上,让他找到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将严立顺的真实身份,通知到严承立的岳父家,相信我堂嫂她父母知道严立顺的身份,一定会有所动作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孩子,严盛想要承认他的身份,也要看看其他人同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金特助恭敬的颔首,转身就下去办事。

    他刚走,办公室的门又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严承池将钢笔放下,抬起头,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章梦雪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收到消息,董事长提出要罢免你总裁职位的意见,已经送交董事会决议了,时间就定在三天后。”

    章梦雪说完,小心翼翼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看见他动怒,可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却平静的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难道就不担心吗?董事长他突然这么做,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,万一……”章梦雪想要说什么,对上严承池妖冶的子瞳,蓦地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僭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跟在我身边,已经有四年多了,从我回到严家,你就一直是我身边的人,比金特助还早几个月。”严承池把玩着手里的钢笔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章梦雪眸光微微一变,像是陷入了回忆里,迟疑了几秒,才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能有机会跟在池少身边,是我的荣幸。”章梦雪抬起头,看向严承池的眼神,透着崇拜,还有淡淡的,一丝留恋。

    一闪而过,很快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严承池嘴角噙着一抹弧度,似笑非笑,冷冷的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我记得,当初你会到我身边,是因为严盛的安排的,你是他亲自举荐给我的贴身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章梦雪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,顿时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虽然是董事长招聘进严家的人,可是我很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谁,还请池少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跟我解释一下,这组照片是怎么来的?”严承池伸手从旁边的书架上,抽出一个牛皮纸袋,丢到了章梦雪的面前。

    没有封口的牛皮纸袋里,立时散落出大小宝贝车祸时的照片,还有当时就在现场的章梦雪!

    -

    ps:妖妖今天有急事出门,提前更新五章,剩下的五章等晚上十点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