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是她的……

    多美的情话。

    颜灵看着眼前的男人,忍不住低头亲了他一下,刚要退开,后脑勺就被易海音扣住了,将她往他怀里按,用力的吻住她。

    “唔!”颜灵看着转身将她压住的男人,才发现自己刚才是在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一眨眼,就要被吃干抹净了!

    “易海音,外面都是宾客,在等着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充耳未闻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爸妈一会儿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谁都不能拦着他吃肉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宝宝……”紧要关头,颜灵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,连忙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易海音身体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就像烧旺的火苗,一瞬间被冷水浇灭。

    脸色铁青一片,难看的像是有人欠了他几百亿没有还。

    半响,才咬住牙,从她身上移开,往旁边一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没事吧?”颜灵见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忍不住往他身边挪了挪,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刚碰到他结实的胸膛,手腕就被他扣住了。

    重新翻过身,双臂撑在她的身侧,将她锁在他的怀里,垂眸盯着她绯红的脸庞,低头亲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不甘心,又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反反复复了好几次,像是在惩罚她,又像是亲上瘾了。

    半响,俊美的脸庞上,掠过一丝委屈,“灵儿,你变坏了!”

    她勾引他,又不负责灭火……

    “不怪我,怪它。”颜灵抓着他的手,移到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才一个多月的胎儿,还没有胎动,但是她总觉得他们跟宝宝,能心意相通,易海音肯定会想要摸了摸自己的宝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浑身一震,盯着自己放在她肚子上的那一只手,眼神变得小心翼翼,像是怕碰疼了她。

    手紧贴着她平坦的小腹,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身体绷得紧紧的,才几秒钟,额头上就开始冒出薄汗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不用这么紧张……”颜灵刚开口,他已经猛地缩回手,用力的噎了噎口水,以为自己伤到宝宝了,抬头看向颜灵。

    意识到他居然在害怕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小家伙,易海音俊美的脸庞微赧,翻身就朝着浴室坐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浴室里就传出冲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又去冲冷水澡了……

    “宝宝,爸爸很爱你,为了你,他还得再吃八个月的素。”颜灵摸着肚子,朝着浴室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话落,浴室里的水声瞬间更大了!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收到消息,严盛已经出院了。”金特助走进办公室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闻言,坐在办公桌前的严承池缓缓的从文件里抬起头,朝着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黝黑的子瞳,闪烁着异光,眼神里,却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严盛的癌症是假的,之前住在医院里,不过是为了利用他,现在已经被他拆穿了,自然就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听说严盛已经将顾顺接回了严家庄园,正式改名严立顺,只是还没有对外公布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严承立的儿子,严立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