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极力的想要我娶叶明莎,就是希望我绝后,好让我可以替你领养你流落在外的孙子,为了达到你的目的,你不惜对我的孩子下手,严盛,你迟早会有报应!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厌了他伪善的面目,一口气将所有的事情说破,看见严盛铁青了一张脸,一句话都说不上的样子,他心里没有半点痛快,反而越来越恨。

    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杀了他!

    让他血债血偿!

    “就算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,你又能拿我怎么样?你别忘了,你能有今天,全是我一手捧出来的,没有了我,你现在不过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!”

    严盛知道自己在严承池面前的形象已经无法挽回,索性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伸手掀开被子,缓缓的从病床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病怏怏的样子,顿时被阴狠毒辣取代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,我有今天,靠的是自己,而你,如果没有我,根本连严宏父子都斗不过,你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微闪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见严盛脸一沉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你赢不了我爸,担心有他在一天,严家的一切就不会轻易的落到你的手上,所以不惜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,可是你怎么也没有想到,就算我爸不在了,你还是赢不了,还是要靠他的儿子,才能维持住严氏财团的运营,你依旧是个失败者,永远都比不过我爸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严盛像是被踩到了痛处,情绪一瞬间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“全是胡说八道!严默懂什么?他的眼里只有一个出身普通的女人,跟着一个女人私奔,将严家的一切都丢给了我,是我辛辛苦苦的替严家守着家业,凭什么就因为我犯了一点错,老头子就要将他接回来?那我呢?我为严家做的算什么?啊!”

    “十几个亿的亏空,算一点错?”严承池冷笑,听见严盛的话,像是听见什么笑话。

    原来杨木雅说的,全是真的。

    当初就是因为严盛的决策失误,导致严氏财团陷入危机。

    他爷爷要找他爸爸回来救场,却被严盛视为夺权。

    因此,不惜连自己的亲弟弟都痛下杀手,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来危及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那爷爷呢,他突然病重,应该也不是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头子只疼严默,我也是他的儿子,他说放弃就放弃,说架空我的权力就架空我的权力,我才是严家的长子,严默算什么?他什么都不是!可老头子非要把什么都留给他,认定了我没有能力管理严家,我怎么会让他好好的活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严家的家业,严盛就可以弑父杀弟。

    他简直就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难怪连老天都看不过去,让他中年丧子,落得个无人送终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才是严家的家主,严氏财团的董事长,谁也不能撼动我的地位,谁也不能!”严盛叫嚣着,脸上全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个,大伯还得好好谢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