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,看着两个靠在严承池怀里的大小宝贝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他们当时,是不是根本不在车上?可那辆车是送他们去幼儿园的,明明有人看着他们上车了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的话,说到一半就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有些阴沉的看向波澜不兴严承池。

    竟不知道他的平静,到底是因为没有注意到他刚才说了什么,还是因为,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怎么不继续说下去?有人亲眼看见瀚瀚和茉茉上了车,所以才故意开车去撞他们,想要让他们死在意外车祸里,这样子,我膝下无子,大伯就可以将自己的亲孙子,安排到我的名下,让我替你养孙子,等着他长大成人,就顺理成章的将严家的产业,都交到他的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平静的声音,缓缓的响在病房里。

    看着严盛错愕的表情,他又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看来大伯对怎么用车祸除掉眼中钉这个招数,运用的简直炉火纯青,不知道是不是从当年对付我爸的那次,提炼出经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每说一句,严盛的身体就僵硬几分。

    听他说到最后,严盛已经呆坐在病床上,胀红了脸,像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话,掩着嘴,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忘了告诉大伯,替你做假病历的那个医生,已经被我带走了,如果下次大伯还想得个癌症什么的,恐怕要另外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盛很想继续装下去,继续伪善的责问严承池,到底是谁跟他说的这些混话。

    可对上严承池充满嘲讽的目光,他到嘴边的话,就变成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比你想象中的早很多!”严承池冷笑着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终于不用在看着严盛虚伪的脸,看着他惊慌又可笑的样子,严承池心里,莫名的觉得痛快。

    严盛恐怕怎么也想不到,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,一早就被他识破。

    “大伯真以为,你每个月一号都会消失的秘密,可以隐瞒一辈子吗?一个人有秘密,只要撕开一道口子,剩下的秘密,就会接连被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严盛吃惊的样子,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发生严盛表面上病重,却能正常下床,甚至偷偷掩人耳目的离开医院,他就不会怀疑他根本没有癌症。

    一旦证实他没有癌症,却假装病重,那么很多的事情,就会开始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当初是故意带着两个孩子来医院看我,试探我的态度?你一早就猜到我会对他们下手?”严盛子瞳一眯,不敢置信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居然那么早之前,就对自己有了戒心。

    还隐藏的不显山不露水,在他面前依旧恭敬孝顺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知道,大伯到底在极力隐瞒着我什么,你不喜欢夏长悦,到底是因为她是杨木雅的女儿,还是因为你知道,跟她在一起,我迟早会有自己的孩子,那么你的计划,就不会成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