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粑粑!”粉雕玉琢的小公主,一看见严承池,就立马开心的朝着他跑过来。

    抱住严承池的大腿,扬着小脸蛋,朝着他甜甜的喊道。

    手脚并用的要往他的身上爬,爬了半天,不见严承池抱她,立时委屈的嘟起小嘴。

    扭头看向走在后面的瀚瀚,像是要跟哥哥告状自己被爸爸冷落了。

    瀚瀚走上前,伸手就捏了捏小公主的脸。

    “他不抱你,哥哥抱。”说着,就伸手搂住了小公主,活脱脱一个妹控!

    大小宝贝穿着同样可爱的兄妹装,站到一起,就像画报上的小人儿,精致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严承池就站在两个宝贝的身边,却不是看自己的孩子,而是抬头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看见他吃惊的瞪直了眼睛,活像见鬼了样子,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……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已经……不可能还活着……”严盛像是被刺激傻了,半响才憋出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。

    换作别人,一定听不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严承池听懂了。

    严盛一定是觉得奇怪,大小宝贝不是他设计的车祸害死了,怎么可能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肯定以为眼前的画面,就是他的一场梦。

    没有害死他的两个孩子,他是不是很失望?

    就连一旁伺候严盛的管家,都僵硬的站在原地,想要安慰严盛,自己却惊得张着嘴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停的嘀咕:“这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,我是亲眼看着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,被严盛瞪了一眼,硬生生的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浑身颤抖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,这是怎么回事?不是说小少爷和小小姐已经在车祸过世了,当时连葬礼都办了……”管家话到一半,蓦地顿住了。

    这才想起来,他们当时只顾着高兴严承池的两个孩子死了,不会再有人威胁到顾顺的地位。

    却忽视了,全权交给杨家处理的丧礼,似乎并没有举行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看向严承池的目光,透着惊恐。

    严盛的脸色也不好看,强忍着压力,“他们根本没有死,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瞒着你们,对吗?”严承池冷冷的打断了严盛的话,重新坐回了椅子上,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小宝贝。

    让两个孩子都坐在他的大腿上,才慢悠悠的看向严盛。

    眼神冷冽,笑容嘲讽。

    “大伯看见我的孩子没有死,怎么不高兴?我们严家有后了,不必去领养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来当继承人,你应该很开心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伯一定是太开心,开心过头了,才会忘了笑。”严承池的语气很平静,却充斥着质问。

    严盛足足愣了几分钟,才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想要问严承池,又怕只是自己多疑,万一严承池并不知道车祸的事情跟他有关,他这么一问,反而是自露马脚了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太吃惊了,毕竟当初管家回来汇报的时候,跟我说车祸十分惨烈,两个孩子都已经……可如今,他们却毫发无损的出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