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唯一的亲人”严承池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,眼神冷漠的看向严盛虚伪的脸。

    亏他说的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对待自己唯一亲人的方式,就是毁了他的幸福,将他利用的极致吗?

    甚至不惜对他的父母和孩子下手

    “大伯的意思,是要将自己手上严氏财团的股份,也一并转交给我吗?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声音却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话落,严盛的脸色顿时变了变。

    像是没有想到,他会问这个,一时之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不是说,我是你唯一的亲人,那么你的东西,迟早也是我的,既然董事长的位置可以给我,那为什么手上的股份不可以?没有股份,我就算当上了董事长,也不能服众,大伯该为我考虑才是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瞥见他惊慌的神色,更加从容的启唇,句句戳到严盛无法回避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严氏财团的股份,是严家家主所有,我还在世,自然不能随便转让,倘若我”

    “大伯是不是忘了,严氏财团董事长的职位,一直以来,也都是由严家的家主出任,我能当董事长,为什么不能拿到家主该持有的股份?”

    严承池挑眉,黑眸幽深,直直的看向闪避的严盛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大伯舍不得,不愿意给我,想留给其他人?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你一个侄子,除了你,还能给谁,你不要听外面的闲言碎语,大伯做到一切都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严盛像是想不出别的话来安抚严承池,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。

    曾经让严承池感动万分的话,如今听起来,却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一个杀了他父亲,毁了他的家,要杀他女人和孩子的人,却能口口声声的说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如果这也能算为他好,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坏?

    “承池,是你自己非要选择跟夏长悦在一起,严家无后,你的责任最大,大伯非要你收养一个孩子,都是为了帮你早做准备,免得将来因为孩子的事情,再生出什么事端来。”

    严盛的语气,又变得苦口婆心。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就可以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声声的咳嗽声,就像一个已经迟暮的老人,在牵挂自己的子孙,格外的催人泪下。

    可严承池的眼中,只有冷漠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大伯放心,你在这个世上的亲人,不止我一个,我们谁都不必担心严家无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严盛心里咯噔一下,震惊的抬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担心严承池发现了顾顺的身份,紧张到连假装咳嗽都忘了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才尴尬的端起水杯喝水,强壮镇定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告诉大伯,我有儿子和女儿,他们也是大伯你的孙子和孙女,自然也是你的亲人,我这辈子都不需要领养一个多余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,对上严盛错愕的目光,慢条斯理的伸手整理身上的西装外套,才从椅子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拍了拍手,就见病房的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金特助带着活蹦乱跳的大小宝贝,从外面走了进来!

    ps:先更十五章,剩下的五章妖妖还在写,大家睡醒了再来看哈晚安,么么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