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将快冻僵的颜灵,从阳台拉到了房间里,替她裹上被子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现在就在外面,你要是想见他,直接下去见就行了,何必虐待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现在好矛盾”颜灵咬住唇,眼神里全是挣扎。

    她想要为易海音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勇敢一回,忘记她跟易海音之间的身份差距,却努力的争取一次。

    可却担心,会因为她,让易海音陷入亲情和爱情的两难处境。

    外面的小提琴声,还在不断的响着,易海音像是根本不知道累,一遍又一遍的拉着同一首曲子,让颜灵一秒钟都忘不了正在寒风中等着她的男人

    她现在怀着宝宝,连陪着他一起站着外面吹风都做不到,只能手足无措的看着他一个人孤单的等在大门外。

    终于,颜灵像是最后那根神经被拉断了,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,扭头就朝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杨家的大门,冲到外面,朝着易海音狂奔过去,一下就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个傻子,我不值得你这样我不值得”颜灵强忍的眼泪,瞬间泪流成河。

    双手抱着他的腰身,像个孩子一样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不停的骂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傻子,我是疯子,灵儿,没有你,我会疯。”易海音薄唇微启,将小提琴丢到一旁,伸手就将她单薄的身子拥进怀里,紧紧的将她按在胸口,就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。

    低头就堵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颜灵被他搂在怀里,根本避不开他的吻,只能承受着他的掠夺,知道他餍足的松开她。

    指骨分明的长指,温柔的划过她的眉眼,盯着她绯红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灵儿,不要再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颜灵的鼻尖一酸,咬住唇,才忍住没有让自己哭出声。

    她多想告诉他,她不想离开他,一点都不想!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宁可死在他的怀里,也不要跟他分开。

    “灵儿”易海音得不到她的答案,眉心微微一蹙,俊美的脸庞,掠过一丝不安,旋即,想起什么,低头看向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看着她还平坦的肚子,眼神变得复杂,像是在疑惑,她的肚子里,真的有一个小宝宝了吗?

    又像是在好奇,想要摸一摸她的肚子,却担心会惊到她

    所以只是抱着她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的肚子看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在看什么?”颜灵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,自己怀孕的事情,忽然发现易海音正盯着她的肚子看,蓦地一惊,莫名的心虚起来,想要避开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紧张,胸口突然涌上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忍不住弯腰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缓过劲,正担心着易海音会不会起疑,万一他等一下问

    还没有等颜灵想好要说什么,下一秒,整个人就被易海音打横抱了起来,大步的进了杨家。

    一进客厅,看见夏长悦,就开口问道,“灵儿吐了,她的房间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楼上,第一间客房。”夏长悦一回神,立马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