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看着颜灵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半响,才说道:“易少爷说他是一个人来的,没有人知道,如果颜灵小姐不肯跟他回去的话,那他就跟你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噗!”夏长悦不争气的笑喷了。

    光是想象易海音说这句话时,无赖的样子,实在很难将这句话跟他平时清冷的谦谦公子形象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易海音这句话的意思,是颜灵要是不跟他走,他就要带着颜灵私奔了。

    “”颜灵漂亮的子瞳眨巴眨巴,像是听不懂管家的话,半响都只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用力的抱着水杯。

    易海音是易家的独子,他怎么可以跟她走?

    不对,他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会跟她开这种玩笑,他偏执的个性,如果真的认定了一件事,谁都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他爸妈应该会生气吧?

    颜灵眉心微蹙,拿住水杯的手,指尖泛白,像是要将玻璃杯捏碎一样。

    眼里全是挣扎

    “灵儿,易海音就在外面,他既然说了不会走,就算我让人赶他走,恐怕也没有用,你现在怀着身孕,真的不打算见见他,告诉他你怀孕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试探性的劝道。

    颜灵的身体情况一直不稳定,就算她不说,他们都知道,是因为易海音的缘故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放不下易海音,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时候,就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小悦悦,易夫人当年因为易海音,受了很多苦,易海音跟我说过,他最在乎的人,是他妈妈,我不想成为他们母子之间最大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颜灵咬着唇,唇瓣磨破了都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“或许问题根本不在你身上,是有人刻意在捣鬼。”夏长悦想起什么,吩咐管家去拿东西。

    很快就将一张照片拿到颜灵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照片上的这个女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,你怎么会知道”

    “我不止知道你见过她,我还知道她叫田美莹,是田家大小姐,还自称是易海音的青梅竹马,他的未婚妻,很快就要结婚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都是她告诉你的?你就信了?!”夏长悦见颜灵愣住了,简直气得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是不是傻,这个女人喜欢易海音,她当然什么话都敢在你面前说,就恨不得让你误会易海音,跟易海音一刀两断,因为只有你们两个人分手了,她才有可乘之机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误会易海音,我也知道她可能不安好心,刻意说那些话给我听”颜灵眸光暗了暗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怀疑易海音对她的真心,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傻子可以为了她不要命,易海音一定就是那个傻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让她怎么忍心误会?

    她介意的,从来不是别的女人,而是她的存在,会让他为难

    会让经历灾难,要不容易变得平静的易家,重新陷入父子母子对峙的局面。

    易海音他一直觉得是自己的出现,害死了他的叔叔和爷爷,才会把自己逼得患上了语言障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