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因为你母亲出身不好,根本配不上严家的二少爷,所以遭到了你爷爷的强烈反对,为了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你父亲就带着你母亲私奔了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回忆着过往的事情,提起那个记忆中,一直对她很好的哥哥,看向严承池的眼神微微变得恍惚。

    她最开始,看见严承池的时候,心里其实是念旧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故人之子,在杨木雅的眼中,只有严承池的父亲严默,才是真正让她尊重的严家少爷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当初她知道夏长悦是来帮严承池求情,想让她出席股东大会时,就不会还让她跟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她不想帮严盛,却不想看着严默的儿子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她当时内心的挣扎,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父母亲离开严家之后,你爷爷就病倒了,少了严家的追寻,他们应该可以过上属于自己的日子,想必你刚出生的时候,你父母亲一定很幸福。”杨木雅清浅的声音,透着向往。

    “”严承池眸光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应该还很对很多事情都没有印象,只知道父亲就像一座大山,保护着他和妈妈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被坐在父亲的肩膀上,看他一手扶着他,一手牵着妈妈,走在黄昏后的街道散步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光,洒在他们的身上,在地上投下幸福的剪影

    那个画面,一直停留在他记忆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后来严家发生了什么?”严承池回想起当年的事情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晚辈,对小时候的事情,印象都很浅,可杨木雅当时还在杨家,她应该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是个聪明人,知道你父亲志不在此,就放弃了追寻他回来,而是将严家的家业,都交给严盛管理,可就在你爷爷去世的那一年,严氏财团突然出了问题,亏空了十几个亿,谁也不知道那笔钱去了哪里,严盛身为集团的总裁,却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受到了当时集团股东的强烈抗议,一度差点将严氏集团毁了,为了平息众怒,你爷爷只能让人去找你父亲,想要让他念在父子兄弟之情,回来帮严盛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时间过得太久,杨木雅对当时的事情,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只知道他们后来是找到严默了,可是就在要接严默回来的时候,突然发生了车祸。

    那场车祸十分惨烈,车上的保镖全都死了,只有严默一个人,以为安全气囊和保镖的拼死护卫,才得以保住一条命,被送到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可是在手术成功的二十四小时,还是死在了术后并发症上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看着严氏集团陷入危机,自己的小儿子又因为要回来帮他,出了车祸,一时受不了刺激,很快就病重的下不了床,后来严氏集团度过危机,严家嫡系只剩下严盛一个人,严家的一切自然就都落入了他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一暗,语气沉了下来,“现在想想,以严盛的心狠手辣,怎么会允许你爷爷在他落难的时候,将你父亲接回来,接替他的位置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