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属下照池少的吩咐,去调查了替严盛制造假病历的那个医生,发现他跟当年替您父亲治疗的医生居然是同一个人,而且,还从那个医生的手上,拿到另外一个人的体检报告,池少,你看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同时将另外一份资料,递到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摆在桌子上的,是叶明莎的体检报告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严盛是从哪里拿到的,居然清楚地记录着,叶明莎因为私生活不检点,频繁堕胎,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!

    严承池子瞳一紧,双手拿着眼前的资料,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原来严盛非要他娶叶明莎的原因,不仅仅是看中了叶家的权势,想要强强联手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,是严盛早就知道叶明莎已经无法生育。

    只要他娶了叶明莎,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,而有叶家作保,除非叶明莎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,否则他不可能跟叶明莎离婚。

    严盛也绝不会允许他跟叶明莎离婚,到最后,他被逼无奈,只能领养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严盛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自己的孙子过继到他的名下,成为严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!

    “严盛这个卑鄙小人,居然步步算计,将所有的计划都安排的天衣无缝!”客厅里的人,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懂,严盛是不是忘了,严承池也是他的亲侄子,这四年,陪着严承池身边时间最长的人是严盛,他难道还不清楚你的脾性吗?就算他跟你坦言要将遗产都留给自己的亲孙子,你也一定不会反对,他用不着这样算计!”

    夏长悦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,才能让他罔顾亲情,这么利用自己的亲侄子。

    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不惜下手杀害自己的孙子和孙女。

    顾顺是他的亲孙子,难道瀚瀚和茉茉就不是喊他爷爷吗?

    他可以不疼爱大小宝贝,可居然丧心病狂到想要两个孩子命,严盛还有人性吗?

    “因为他心虚,他看见严承池,恐怕心里想到的,是那个被自己害死的亲弟弟吧?”杨木雅眸光一闪,将另外一份资料看完,才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替严盛做假病历的那个医生,她也记得。

    就是当初替严承池父亲治疗的主治医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巧合,而是因为这个医生从头到尾都是严盛的人,那么这件事背后,可能就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木雅看向严承池,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跟严盛还有你父亲,从小是一起长大的,严盛争强好胜,对自己想要的东西,向来是非得到不可,可你父亲正好相反,他性情温和儒雅,为人处世极为君子,对继承严家更是没有半点想法,一心想要自立门户,靠自己白手起家,可他能力出众,你爷爷当时根本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后来,为了让他安心留在严家继承家业,你爷爷就想着替他找一个世家小姐,可谁知道,你父亲在那个时候认识了你母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