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盛急着除掉大小宝贝,借着夏长悦生不了孩子的借口,强行将这个小胖子寄养在严承池的名下。

    等于是将严家的继承权,给了小胖子。

    只要严承池答应领养,只怕严盛这辈子,都不会让他有自己的亲生骨肉!

    “孩子都喜欢闹腾,你们别跟他计较就是了,现在人你们也见过了,我会让管家尽快帮你们办理领养手续,以后顺儿,就是我们严家的一份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伯想多了,我什么时候说过,我答应领养这个孩子了?”严承池蓦地启唇,冷冷的打断了严盛的话。

    “可你没有继承人,我怎么放心将严家交到你手上?”严盛的目光,一瞬间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们还年轻,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,大伯何必急在一时?更何况,一个跟严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孩子,也配称严家继承人?”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脸庞上,仍旧不动声色,淡漠的反驳严盛的话。

    看着严盛的目光,折射出一道危光。

    呵,都到这个份上了,严盛还拿他当傻子。

    真以为自己看不出来,他不是想要将严家交给他,而是交给眼前这个只有几岁的孩子!

    “顺儿他……”严盛听见严承池讥讽的话,几乎要脱口而出什么,又硬生生的忍住了。

    握了握拳,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严家无后,要么找代理孕母,要么领养顺儿,你们两个自己挑一个吧,不然,我是死都不会答应你们在一起,更加不会答应让你继承严家的产业!”

    “大伯身体不舒服,要保重身体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丝毫没有要跟严盛起冲突的意思。

    走上前,伸手摸了摸顾顺的头。

    不算亲近的摸一下,很快就收回手,眸光微闪,“大伯的意思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转过身,只留下这么一句隐晦不明的话,就拉着夏长悦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径直走出医院,上了车,都是沉默着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如果觉得难受……”夏长悦正打算开口安慰他,蓦地见他忽然抬起头,黑眸直直的朝着她看过来,里面只有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“难受?他还有什么值得我难受的?如果当初不是顾念他病重,在知道他四年前就对你下手的时候,我就不会原谅他!”严承池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,即使再恨,我也只会怪我自己,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我,才让你受了这么多年委屈,让大小宝贝过了这么多年没有爸爸,受人歧视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冷笑,笑容里透着浓浓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才知道,他做的这一切,根本不是为了我,他甚至能不顾亲情,对瀚瀚和茉茉痛下杀手!”

    他缓缓的抬起手,指骨分明的长指上,夹着一根短短的头发。

    是他刚才去摸顾顺脑袋的时候,顺手取下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查到顾顺的真实身份,严盛到底想要做什么,他们很快就能得到答案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