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大伯到底想要说什么?你应该知道,除了夏长悦,我不会娶别的女人。”严承池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娶别的女人也可以,你们继续准备婚礼,大伯可以替你安排一个代理孕母,你要是不愿意碰别的女人,也可以用人工授精的方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严承池看着夏长悦的脸色一白,不等严盛说完,就沉声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越发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母亲只会是夏长悦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严盛眉心紧紧的皱在一起,半响,才像是妥协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早该猜到你的答案,你们要是坚持不肯另外找人生,那就领养一个吧,至少,要保证我死后,我们严家有后!”

    严盛话锋一转,从找代理孕母,转到了领养孩子上。

    “大伯,这件事是不是太着急了?我们还很年轻,更何况现在的医疗技术,我们未必就不会有自己的孩子,何必着急着要领养,而且一时之间,我们也没有适合领养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备无患,更何况,多一个孩子,我们严家又不是养不起,你们就当留一手准备,将来也不至于因为家主膝下无子,让严家陷入混乱和纷争。”

    严盛顿了顿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人选,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严盛的话落,就见管家走到门口,将房门拉开,只见门外,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保姆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出现在眼前的小胖子,夏长悦子瞳一紧,什么讯息从脑海里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快到来不及捕捉,就听见严盛的声音在耳旁响起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替你们准备的孩子,他叫顾顺,父母双亡,现在是个孤儿,只要你领证结婚,提供不能生育的证明,就能顺利办理领养手续。”

    严盛朝着眼前的小胖子招手,声音慈祥,“顺儿,你过来爷爷这里,爷爷给你介绍,这就是你的新爸妈,以后,你就能跟生活在一起了,你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她!”

    顾顺一听见严盛的话,立时抬起头,朝着夏长悦指了过来,态度恶劣,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“顺儿,不许胡闹!”严盛低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小胖子根本不听,依旧在他面前抱怨。

    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就像是被宠坏的小霸王,哪里像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孤儿。

    严承池跟夏长悦对视了一眼,眼底都透出一抹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严承池或许只是见过顾顺一眼,还是他摔在地上,四脚朝天的样子,未必看清脸。

    可夏长悦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不止两次见过顾顺,还见过他妈妈,那个叫顾琳的女人。

    母子俩在瀚瀚和茉茉进幼儿园的第一天,就动手欺负了她的大小宝贝,这笔账她都还没有算,现在严盛却突然把这个孩子带到他们面前,让他们领养一个根本就不是孤儿的孩子。

    严盛的目的,已经昭然若揭了!

    这个孩子,恐怕不仅不是孤儿,还跟严盛关系匪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