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看她的谈吐,总觉得她不至于,可人不可貌相,当初拿着支票让灵儿离开的人是她总没有错,你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来,只是上次灵儿自己回了一趟g市,差点流产那次,我总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,只是不知道跟易夫人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眼底掠过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“易夫人我看不出来是不是装的,不过她旁边带着的那个田家大小姐,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。”杨木雅冷哼了一声,田美莹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,就敢来在她面前卖弄自己那点小伎俩。

    真以为她看不出来,她是故意引起自己的注意,为的,就是刻意说出自己跟易海音的关系。

    易家看中了这样的儿媳妇,恐怕以后有得折腾!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个叫田美莹的女孩?”夏长悦一怔。

    “别看她年纪不大,豪门世家最不缺的就是争权夺势,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人,但凡有点心术不正,她做出的事情,能让你匪夷所思,严盛就是个活例子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眼神变得幽深。

    严盛现在已经变态的连自己的亲孙子都能下手,还有什么做不出来?

    如果不是严承池羽翼渐丰,他又需要严承池替他管理集团,恐怕严承池三番四次忤逆他的意思,要跟夏长悦在一起,也早就成了他弃子。

    凭她看人的眼光,那个田美莹绝对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“明叔,当初跟着灵儿回g市的保镖呢?”夏长悦蓦地想起什么,朝着管家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轮休,大小姐,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管家脸色变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让你帮我问一下他们,当时护送灵儿去g市的时候,除了去易家,他们还有没有去过其他地方,或者见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夏长悦想了想,颜灵不愿意说,肯定是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联系。”管家忙不迭的走到旁边,给两个保镖打电话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才走到夏长悦的面前,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猜的没有错,据当时跟着颜灵小姐的保镖说,他们出了机场,只去了易家,因为担心会暴露行踪,到了下午就准备离开了,可是刚出了易家的范围,就有人拦住了他们的车。”

    管家顿了顿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保镖并不认识那个人,不过记得是个年轻的女孩,形容的外貌,跟刚才来拜访的田小姐很相似,那个女孩只跟颜灵小姐说了几句话,颜灵就脸色难看的上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灵儿说什么了?”夏长悦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保镖听不见,这个恐怕要问颜灵小姐。”管家遗憾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一紧,“我一直以为灵儿是因为见了易海音,情绪太激动,才差点流产,现在看来,跟这个田美莹也脱不了关系,她去见灵儿,到底跟灵儿说了什么,让灵儿连提都不愿意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夫人留下来的那张纸条呢?怎么不见了?”夏长悦蓦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