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明叔,你想什么呢?我怎么可能还会信他,我只是好奇,他一心想要至瀚瀚和茉茉死地,刚才去让人说什么,希望我尽快调养好身体,再替严家开枝散叶的话,不是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轻咬着樱唇。

    如果严盛想大小宝贝死的理由,是不希望流着杨家血脉的孩子继承严家的一切,这个时候就不是给她送补品,而是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子瞳一暗,看向地上的补品。

    “明叔,你悄悄的将这些补品送去化验,看里面有没有人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小姐,我这就去。”管家提起地上的补品,转身就朝着后院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就有完整的医疗器械,化验几罐补品,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结果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杨家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众人齐坐一堂。

    闻讯刚刚赶到客厅的严承池,一走进来,就感受到了里面低沉的气息,眉心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提步走到夏长悦身边坐下,伸手将她搂进怀里,垂眸盯着她难看的脸色,薄唇微启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说话,而是齐刷刷的看向放在茶几上的,严盛让人送来的补品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高级病房。

    看见助手回来,严盛立时从病房上坐了起来,老眸里,透着急切。

    “东西都送过去了?她收下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回董事长,夏长悦都收下了,虽然态度不是很好,不过看样子,并没有起疑。”助手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她四年前被我逼着离开承池,我跟杨家又有过节,她态度不好是正常的,只要她肯收下,就有吃的可能,让你往里面加的东西,分量都加够了?”

    严盛抬起手,一旁的管家立时将茶杯递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严盛慢悠悠的品了一口茶,问道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放心,那堆补品里,每一样都加了足量的强效避孕药,只要连续吃上一段时间,别说是怀孕,绝育都有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严盛放下茶杯,嘴角勾起阴毒的弧度。

    只要夏长悦肯吃,就绝不可能再有孩子,他谋算的事情,等于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,管好你的嘴,这件事,绝对不可以有半个字泄露出去,尤其是承池那里,知道吗?”严盛眸光暗了暗,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放心,听说池少因为孩子去世悲痛过度,这段时间都没有集团,集团的大部分事务,都是金特助在代为处理,想必也顾不上夏长悦那边。”

    助手得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盛满意的敛起眸,见他准备休息,一旁的管家就挥手让助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半响,严盛又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说,光是这样,足够保险吗?万一夏长悦没有吃我送的补品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爷的意思是?”管家恭敬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我就是姑息了她,小看了这个女人的本事,才给自己留了这么大的祸患,差点功亏一篑,现在承池对我已经不如从前信任,我不能再冒险,你想想办法,一定要让她怀不上孩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