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想要说话,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眼前,蓦地闪过一个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的爸爸妈妈、夏长悦、大小宝贝、还有……易海音。

    他俊逸的身影,就站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,她的心脏一瞬间就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朝着他走过去,可是怎么走,都走不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她想要叫他,可是自己喊得声嘶力竭,他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就这么,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,完全无视了她……

    耳边,全是嘲讽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他们不配。

    说她只会成为他的累赘。

    说她不应该再打扰他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她很想哭,可是发现自己连眼泪都没有了,转身抱住了爸爸妈妈,却发现爸爸妈妈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朝着夏长悦跑过去,夏长悦也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全世界,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……

    “都两天了,怎么人还没有醒,再这样睡下去,真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吗?”夏长悦清脆的声音,蓦地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像是惊动了沉睡中的人儿,颜灵的眼皮蓦地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醒了醒了!灵儿,你终于醒过来了,你要是再不醒,我就要被你吓死了!”夏长悦一看见她睁开眼睛,一下就扑上前,紧紧的抱住她纤细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悦悦,你先让开,让医生替她看看。”杨木雅也站在房间里,看见颜灵睁开眼睛,却双眼无神,连忙让医生上前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才松开手,站到旁边,紧张的看着医生。

    “灵儿怎么样了?人醒了是不是就没事了?”夏长悦久久等不到医生开口,等不及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是没事了,不过她肚子里的孩子……”医生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孩子保不住吗?”夏长悦心脏猛地一抽,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颜灵小姐是服用药物之后怀的身孕,这一个月来又是着凉发烧,又是惊惧疲劳,这么折腾下来,孩子还能保到现在,已经算奇迹了。”

    医生话落,迟疑了几秒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我替她做了血检,目前出现了先兆性流产,我只能尽力,能不能保住,只能看缘分。”医生说完,摇摇头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什么孩子?”颜灵听了半天,人还是糊涂的,弱弱的启唇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?怎么这种事情还瞒着我,我要是知道你怀孕了,打死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出门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才说到一半,看见颜灵自己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,蓦地一怔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身体一僵。

    漂亮的子瞳,眨巴眨巴,像是听不懂夏长悦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艰难的抬起手,放到自己还无比平坦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怀孕……

    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她跟易海音的孩子?

    颜灵愣了几秒,才像是明白怀孕意味着什么,想到医生刚才说的话,瞬间瞪大了眼睛,着急着要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醒,还不能乱动,医生说你有先兆性流产,需要卧床静养几天观察。”夏长悦见她着急,连忙开口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