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是来破坏你们的,我只是听说易海音的语言障碍复发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来就能改变什么?你会不会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?你以为海音哥哥离开你就活不下去吗?”田美莹蓦地打断了她的话,眼神透着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也看到了吧?海音哥哥好好的,只是这几天生病,心情不好所以不喜欢说话,你能远离他的生活,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颜灵脸色一白,身侧的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远离他的生活,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原来她在他的生命里,已经是这样多余的存在。

    颜灵很想反驳田美莹,她相信易海音不会这么快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……

    可反驳之后呢?

    他们不配,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他,他们注定不会在一起,她又何必来打扰他的生活……

    她今天就不该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易夫人让你来的吗?她的意思我明白了,我没有想过要纠缠易海音,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,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。”

    颜灵咬着唇,脸上全是被羞辱的难堪,没有多看一眼田美莹,就走回车子里,拉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    吩咐保镖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出去,她已经咬着唇,无声的任由眼泪爬满苍白的脸庞……

    就在车子开走不久,一抹俊逸的身影,就冲到了这里,着急的在附近寻找着她的身影,却怎么也找不到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见到易海音了吗?”夏长悦看见颜灵惨白着一张脸走进来,吓了一跳,连忙扶着她往客厅里走。

    刚坐到沙发上,就给她倒了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快,喝一口暖暖身子,你的手怎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颜灵手指刚接过茶杯,手一抖,茶杯就从掌心里滑落,掉在脚边。

    茶水溢出来,湿了地毯,还溅到了她的脚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烫到?”夏长悦惊得连忙拉着她走开,着急的想要检查她的脚,手却被颜灵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透着哽咽和沙哑,像一缕轻烟一样,“小悦悦,我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,你怎么了?你不要吓我。”夏长悦将她抱在怀里,紧紧的抱着不敢松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颜灵近乎呓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,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浑身一震,有些呆滞的愣了几秒,才松开她,朝着她的肚子看过去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她外套上沾染的血迹,子瞳蓦地缩紧。

    她的脚下,除了刚才打翻的茶水,还有不少血迹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像是懵了一样,半响才回过神,大声的朝着管家喊,“明叔,快,快叫医生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颜灵一觉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像是要将这一个月以来没有睡足的觉,都一口气的补回来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听见有人在她的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提到了易海音,提到了孩子,还有血……

    对,她记得自己她流血了,可是她只看了一眼,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是快死了吗?

    颜灵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,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