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承池话落,就提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夏长悦担心颜灵不肯走,硬是拽着她一起走了,只留下一个呆若木鸡的颜灵,呆呆的站在房间里,半响都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严承池刚才那句话。

    易海音的语言障碍复发了……

    已经严重到一句话都不愿意说了……

    才一个月的时间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他的病明明已经好了,怎么会说复发就复发?

    一定是消息错了,易海音一定会没事的!

    颜灵一下跌坐在沙发上,双手用力的绞在一起,脸上的血色,瞬息消失殆尽,苍白的像个纸人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明知道灵儿还放不下易海音,为什么要跟她说那些话,你吓到她了,你知道吗?”夏长悦一走出后院,就从他的掌心里抽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往后退了一步,抬头瞪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还跟易海音有联系?你在帮易海音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严承池拧眉。

    “你有!”夏长悦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严承池蓦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,将她往自己怀里拉,咬牙,“我要是想帮易海音,现在就可以将颜灵打包送到他面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易海音的病情是真的,颜灵迟早会知道,或许早一点知道,他们还有机会当面解释清楚。”严承池眸光微闪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愣了下,旋即才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在当红娘?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她能想一个高雅一点的称呼吗?

    严承池有事离开了杨家,交代了让她给颜灵时间,让她一个人想清楚,可夏长悦还是不放心,他一走,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回去找颜灵。

    刚进到房间里,就看见哭成泪人的颜灵,还有手足无措,围着她直打转,想要安慰她的大小宝贝。

    小公主撅着小嘴,看着泪流不止的颜灵,一双晶莹的大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,眼看就要跟着哭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夏长悦心口一紧,走上前,就伸手抱住她,“没事了,你不用担心,易家有权有势,他们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易海音语言障碍复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想回去看看他。”颜灵抓住她的手,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易海音又将自己关在小小的书房,谁都不肯搭理,颜灵的心里,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。

    她一秒钟都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眼前全是他落寞孤寂,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背影……

    “好,你要回去,我马上就让人安排,我陪你回去。”夏长悦紧紧的抱着她颤抖的身体,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现在还要保护大小宝贝,我一个人可以的,我只是回去看看他,只要他没事,我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颜灵缓缓的冷静下来,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谁都不知道严盛在算计什么,让夏长悦离开杨家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就不一样了,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,不会有人注意到她。